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066章 口吐芬芳的楓魷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鐵籠閉合,陣陣冷響。
    宇長生心中一驚,又是同樣的情況,自己咒技效果再次莫名其妙的消失。
    火焰基拉也被關入了鐵籠!
    但也就在這時,宇長生也找到了機會,一刀劈向了左不措。
    只要這一刀命中,水刀將會沒入他的體內。
    可惜,這左不措的體術和他的樣貌全然不成正比,在他將火焰基拉關入鐵籠的同時,竟然又如泥鰍一般滑過了水刀的鋒刃,避開了宇長生這一擊。
    此時,宇長生腦海中迅速閃過許多種念頭,但并沒有一個能夠擺脫當下的困境。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個左不措的鐵籠似乎能夠關住大多數非人類的生命體,也可能是對詛咒者無效。發動的條件,似乎是出于左不措的恐懼。
    但讓宇長生如果這左不措害怕什么就會將什么關進籠子里,自己使用這大多數依靠召喚物戰斗的魔墓咒就幾乎等于無效,就算自己召喚出來金棺之中的家伙,只要左不措感到害怕,也難免成為籠中之物。
    更糟糕的是,被鐵籠囚禁后,似乎過了一段時間,就會被左不措所控制,為他所用。
    這樣的能力,實在太無解了。
    但左不措顯然是用咒力驅使的鐵籠,只要是中咒者,就一定會承受詛咒的負面效果,自然也會有致命的弱點,只要找到這個弱點,他就必敗無疑。
    可是他的弱點又是什么呢?
    這些念頭在宇長生腦海中不斷閃爍,此時他雖然用水刀傷不到左不措,但也不想給他打開鐵籠的機會,持續發動著攻擊。
    宇長生自恃自己刀法不俗,但跟這個左不措較量起來,竟然也占不了上風,這個家伙的防守能力極強,而且不會貿然發動進攻,宇長生一味進攻,卻絲毫破不開對方的防御,兩人打得難舍難分。
    “這就是無影刀么?怎么慢的跟老太太搟餅一樣!”左不措嘲諷道。
    宇長生沒有應他,攻勢更急更猛,卻還是被他不斷避開。
    纏斗許久之后,宇長生豐富的戰斗經驗還是發揮了優勢,左不措在迎擊宇長生虛晃的一刀時還是判斷失誤,被宇長生一個掃堂腿絆倒在地。
    雖然水刀也在這過程中脫手而飛,但宇長生反應極快,立刻騎到了左不措的身上,狠狠掐住了他的脖子。
    左不措臉上再度出現了不可言喻的恐懼,渾身上下開始逸散出咒力。
    左不措身后的又一個牢籠隨之打開,鐵門吱吱呀呀地緩緩打開,騰騰黑氣沖天而起,一聲尖厲的叫聲從籠中傳來。
    這一次,從里面出現的家伙讓宇長生和金凱也感到不寒而栗。
    “楓魷?”金凱忍不住驚呼。
    這竟然是魔獸楓魷!
    宇長生也有些驚訝。
    楓魷是綠瞳魔獸,它的外形有點像是一只人面章魚,身上光溜溜的,離近之后才能看到它身上那一層密密麻麻的細小鱗片,渾身猶如涂了一層銀白色的油漆。它沒有五官,只有兩個碩大的圓孔在它的腦袋上,很多人誤以為那是它的眼睛,實際上,這兩個圓孔竟然是它的口器,用來進食。
    而更詭異而惡心的是,這兩個圓孔不僅用來進食,也用來排泄,它消化完食物后,會將食物殘渣變成一種非常粘稠的土灰色液體,這些液體從腦袋上的兩個孔噴到敵人身上后,會讓敵人感到渾身上下奇癢無比,從而失去戰斗力。
    楓魷因為經常出沒在楓樹林,因而得名,是墨州非常罕見的魔獸,也因為它的兇殘嗜殺,一旦出現,往往可以使一個鄉鎮直接毀滅。
    “關回去,否則我就殺了你!”宇長生仍然死死掐著左不措的脖子。
    “不要殺我……別……別殺我……別……”
    左不措臉上的懼色更盛,面如土色,嘴角也在不斷地抽搐著,雖然在艱難地告饒,但卻絲毫沒有想要將楓魷關回去的意思。
    宇長生這次真的動了殺心,可他未等加重力道,一團土灰色的液體噴到了他的背后。
    楓魷噴出來的濁液不偏不倚地落在宇長生后背。
    土黃色的液體接觸到宇長生的身體后,立刻順著皮膚滲了進去,還有一些消化后剩下來的碎骨和肉渣自動滑落下來。
    當這惡心的液體侵入身體后,宇長生瞬間感覺自己的后背好像有千萬只螞蟻在爬來爬去,奇癢無比,本能地想要去抓,手中的力道也立刻輕了幾分。
    左不措趁著宇長生手勁減小,立刻一腳踹到了宇長生的小腹處,然后掙脫了宇長生的束縛,連滾帶爬地跑到了楓魷的后面,渾身瑟瑟顫抖著,充滿恐懼地望著宇長生。
    宇長生雖然早就聽說過楓魷這種魔獸的排泄物非常惡心,但當他親自體會到這種摧心剖肝的奇癢之時,才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
    他雖然能抓到一部分癢處,可是身體碰不到的部分卻變得更癢。
    事實上,每次獵物被楓魷噴上這種排泄物后,楓魷就都會滿意地觀望一會兒,然后將已經喪失反抗能力的獵物捕獲。
    捕獲之后,楓魷就開始了對獵物殘酷的折磨,此時,楓魷身上那滑溜溜的細小鱗片就會一片片立起來,讓它變得好像一個削菜的搓板一樣,楓魷用六條觸足將正在抓心撓肝的獵物抱住,在身體和觸足上來回搓動,讓鱗片如剃刀般劃過,使獵物的皮肉簌簌掉落。
    待到血肉全部刮干刮凈之后,它再用自己的口器匍匐在地上,大肆咀嚼血肉塊。
    “別撓了,小心這家伙……”金凱連忙提醒道。
    “你還真有心情管別人啊。”左不措瞥了他一眼,冷冷說道。
    楓魷似乎很快就看夠了宇長生的窘態,發出了那聲猶如指甲劃玻璃板發出的尖厲聲音,兩個圓形的口器里噴出一股濁氣,身上猶如尖刀般的鱗片全都翻卷起來,似乎已經準備將宇長生抱住,削成肉泥。
    左不措這次直接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從指縫里偷看著這一幕,嘴里還在不停地喃喃自語道:
    “嘖嘖……太殘忍了……實在不忍心看了……要被削成肉泥……好可怕啊……”
    楓魷聽到左不措的低語后,腦袋朝左不措的方向探了探,可是因為沒有五官的緣故,不知道這楓魷是什么表情,倒是又發出了一聲尖厲的怪叫。
    這只楓魷可忘不了,當時就是這個男人滿臉畏懼地望著它,它才會被莫名其妙地關到了那牢籠里,受盡折磨。
    楓魷突然轉移目標,兩個口器里再度凝聚出土黃色的液體,似乎想要攻擊左不措。
    左不措嚇得渾身篩糠,驚恐著顫聲說道:
    “別過來……你千萬別過來……我好害怕……我好害怕啊……”
    左不措話音未落,楓魷再度尖厲怪叫,連忙轉了回去,重新將攻擊目標鎖定在了宇長生身上,它顯然又受到了左不措咒力的影響。
    楓魷無法發泄自己的仇恨,變得更加惱怒,身上的鱗片全都立了起來,準備將這股氣全都撒在宇長生的身上!
    




-------------------------
塵歸塵,土歸土,生終將死,靈終將滅,萬物終將消亡,在輝煌,不過一抔黃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豈有永恒不滅者,夕陽末世,驚怖可聞,不過光陰一剎。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男a片 快乐10分 民生银行股票 森林之王 3d开奖号码今晚* 掘金vs快船 龙腾内蒙古麻将下载 pk10冠军3码全 福建22选5开奖结 手机怎样下载台湾麻雀游戏 球探比分欧洲篮球 日本av明星 安徽11选5 广东十一选五推荐* 2012热火vs步行者 怎么在普通麻将上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