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七十五章 難民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人大約是一個流浪漢吧……

    看他破舊的衣裳,還帶著血跡,一定很慘。

    這時,突然一聲槍響,從路旁的小坡上射下來!

    子彈打在我們腳邊,飛濺起碎土,坡上傳來一個粗獷的聲音:“&%%¥!”

    是類似中東地區的語言,我聽不懂。

    就在我們來不及回答的時候,椅子上躺著的流浪漢突然一躍而起,一把摟住了蘇錦的脖子,手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多了一把寒刃!

    蘇錦也不是吃素的,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她已經像一條滑不留手的泥鰍一樣,掙脫了那人的束縛,三扭兩扭,就躥到了兩米開外!

    那人見蘇錦這般身手,顯然已經,手里的武器向我招呼過來。

    蘇錦還想還手,可是坡上的槍手非常的快!

    “啊——”蘇錦慘叫一聲,癱坐在地上。

    我不敢再動手,連忙雙手舉過頭,“別開槍啊!”

    “&%##!”坡上的人大喊,這流浪漢掏出繩子,將我們五花大綁,帶上一條毛毛小路,來到了坡后。

    我觀察著蘇錦,她的肩膀后側流著血,臉色慘白,滿頭的汗珠,似乎隨時要暈倒。

    “can you speak english?”我嘗試溝通。

    那流浪漢不理會我們。

    不知道是不會說英文,還是就不想理我。山坡后面有一個小山坳,到處都是人,男女老幼,橫七豎八的躺著坐著,有的在小聲呻吟。

    沒有什么光亮。

    這……大約有一百多人啊!密密麻麻,占滿了整個山坳。

    我看著這群人的衣服破爛不堪,神色疲倦,大約是躲避戰爭的難民吧!

    流浪漢模樣的大哥將我倆押送到一個大石頭前,這里燃著一簇螢火,還算暖和。

    我們被押著,跪倒在一個看似‘頭領’的人面前。

    他的服裝倒不像是土匪一類,也不像恐怖分子,看著雖然兇神惡煞……

    “#@!&%(”

    “聽不懂啊……can you speak english?”我會的英文也不多,但是起碼能蹦出幾個單詞吧。

    “@#¥(¥@!”對方顯然有點惱怒,也聽不懂我在說什么。

    他們看我不配合,守在我們身后的兩個人用土槍抵在我們身上,大聲叫嚷起來。

    “哎喲!爺爺!這是怎么回事啊!”我真是要哭了,什么情況?這下子是不是要涼了?

    我扭頭看了看蘇錦,她已經快要暈倒了,低著腦袋,一晃一晃的。

    就這樣雞同鴨講了兩三句,我們雙方都沒有辦法的時候,一個胖子,從石頭后面繞了出來。

    “兄弟,哪兒人?”這胖子圓頭圓腦,長得白白凈凈,和其他的武裝分子完全不一樣。

    “哎喲!自己人啊!”我看到這胖子,快要樂出聲來了。

    “問你話呢,誰跟你自己人?”這胖哥們一臉不愉快,似乎也不是非常和善。

    “我們c市的,就在路上散步來著,就被抓了!”

    “散步?”胖子冷笑道,“兄弟,你跟我逗樂子呢?這都打兩個月仗了,滿地都是尸體,到處都是叛軍,你跟我說,你大半夜的在公路上散步?”他掏出土制手槍,抵在我腦袋上,“你當我傻嗎?”

    “叛軍?”我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聽它們的語言,這里很明顯是中東戰亂第三世界,叛軍……說明又有地方性戰事了?

    “真不騙你,不然我們能是誰?我們倆本來是來旅游的,這不是趕上戰事了!沒辦法啊!”

    “旅游?”胖子道,“你小子不老實啊,你到底說不說?不說直接扔卡倫河里!”

    卡倫河?

    伊朗?

    所以他們說的,是波斯語?

    “我們沒有惡意啊大哥,我們連武器都沒有……”我說道這,胖子大量了我身后的尖刀,斜眼瞪著我。

    我后面的話生生咽了回去。

    “他們聽不懂,但是咱們都是同鄉人,我幫你一把,你有什么花花腸子,都別在這使,這些人都是難民,都是逃難的,這幾個武裝分子,是當地的自衛隊,你要是亂來,我救不了你,聽懂了嗎?”

    我感激的點點頭;“真是他鄉遇故知,兩眼淚汪汪。”

    “行了,你少貧,我看你這媳婦兒也夠嗆了,你趕緊把她背過來吧。”說著,他又和那群自衛隊說了幾句,接著就松開了我們。

    那些壯漢聽完胖子的話,都放松了警惕,不再關注我們了。

    “哥哥,怎么稱呼?”我背起快要暈倒的蘇錦,問胖子。

    “弊姓袁,袁滿。”

    “好名字啊滿哥!”我套近乎,接下來全靠他給我們提供信息了。

    胖子沒好氣,帶著我們來到他休息的角落,靠著兩顆灌木,我將蘇錦放下,她的傷看起來很糟糕。

    “你倆是不是有病,為什么要反抗?”胖子一遍查看傷勢,一邊數落道。

    “我倆也聽不懂啊!上來他們就動手了!”我道,“哪有這樣的?不分青紅皂白!就算是戰時,也不能這樣射殺平民啊!”

    “你懂個屁哦,為了活下去,女人小孩兒他們都下得去手!”

    這時,剛剛那個流浪漢走了過來,他手里拿著一小包東西,遞給了胖子。

    胖子和他對話了幾句,滿臉堆笑,接過東西。

    “這是抗生素和消毒的東西,還算他們有良心。”說著,胖子給小刀消了毒,在蘇錦的后肩上劃開一個十字花。

    蘇錦痛苦的呻吟了一聲,看得我菊花一緊,“臥槽……滿哥,沒有麻藥嗎?”

    “還麻藥?你看看這荒郊野外的,我上哪給你找去?還是你要學華佗,去找麻沸散?”他說這話,子彈已經取了出來,“還好,不深,沒傷著骨頭。”

    接著,他麻利地將傷口創面包好,將剩余的藥品和紗布都遞到我手里,“半天換一次紗布,五個小時吃一次消炎藥,沒啥大事兒,放心吧。”

    我看著蘇錦慘白的臉上冒出的細細的汗珠,心里不是滋味,連忙抓住了胖子。

    “哥哥,今年是哪年來著?”

    “你他娘的……”他瞪了我一眼,“咋了,沒見過血嗎?”

    我也愣了,“啥?”

    “你嚇傻了還是咋了?今年是哪年都不知道。”

    “蒙了唄……哪年來著?”我打著馬虎眼,希望他能信我。

    “2031年,豬年。”他抬頭看著天空,“媽的,老子今年本命年啊……真是流年不利。”

    20……2031年?

    這是未來……

    “咋了,你也是本命年啊?”他看我驚訝的樣子,問道。

    “啊……沒……”

    我沒有過多的心思去閑聊,當務之急,是找到其他隊友。

    可是人海茫茫,我怎么才能找到它們?

    神還能指引我們嗎?

    “抓緊休息一會兒吧,天不亮就得出發了。”

    “去哪啊?”

    “50多公里外,有一個解放小鎮,聯合國的維和軍隊駐扎在那,自衛隊就是要護送這群難民去那。”

    “這戰爭是誰和誰打起來了?”

    “要我說啊,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他搖著腦袋,“這簡直就是地獄!”

    “什么意思?戰爭范圍很廣嗎?幾個戰區?”

    “你不關注時事嗎?你到底哪冒出來的?”

    “我平時關注的少嘛,不像滿哥這么博學多才的……”

    “據說,是四愛集團的事兒,最先是民間組織的爭斗,在新西蘭最先引發的戰火,后來就不知道怎么,什么說法都有,反正是聯合國也參與了,戰事愈演愈烈……”他瞇著眼睛,壓低聲音,故作神秘,“但是吧,世界上其他地區好像都沒有受到影響。所以等咱們逃出這鬼地方,趕緊躲遠遠的,估計也就是物價上漲而已。”

    果然!和四愛有關!

    胖子不再做聲,蜷縮在灌木叢旁,不一會兒,就打鼾起來。

    我不敢睡,想著要如何在這戰爭之中尋找其他人呢?

    我沒有帶信號彈,真是最大的失誤。

    我翻了翻蘇錦的裝備,她也沒有什么有用的裝備。

    蘇錦睡了一會兒就醒了一下,看臉色也好了很多,但是仍然虛弱。

    我安慰她繼續休息,我來守夜。

    忽然!一陣轟鳴聲劃破天際!

    直升機從遠處飛了過來,接著,四周騷動不安!

    那些自衛隊大聲呼喊,似乎是想保持秩序,可是適得其反。

    我推醒了胖子,問他發生了什么。

    他也一副迷茫的樣子:“軍隊打來了?不能啊!這里沒有戰區啊!”

    完全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天空中照射下來幾束大流明的光柱,四下掃視著難民的棲息地!

    坡的另一邊窸窸窣窣,樹林中,灌木后,似乎有很多人在伺機而動!

    接著,仿佛都在一瞬間,槍炮齊鳴!

    自衛隊完全來不及反抗,就被放到了許多!

    胖子一個高跳起來,大喊一聲:“快跑啊!”就竄出去好遠!

    因為我們在營地邊緣,所以我迅速的拉起蘇錦,躲避起來。

    “能跑嗎?”我問道。

    她點點頭。

    我盡量壓低聲音,遠離戰場。

    槍聲不絕于耳,但是難民集中的地方,因為有強大的光束,導致他們像活靶子一樣,不但看不清外敵,還容易被擊中。

    我沿著山坡上的樹林盡快的摸索,前方有動靜!

    一閃而過的,是一群人影。

    這邊也有!

    摸出去的可能性不高,但是對方一定有武器,而我只有腰間的一把長刀。

    眼看這群黑洞洞的人影越靠越近,我的心快要跳出來了!

    這種情況,對方絕對是一槍就把我們撂倒!

    我要趕緊做出決定!

    我回身拉起蘇錦,朝營地折返。

    可是我的動靜太大了!

    蘇錦的身體已經吃不消了!她踉踉蹌蹌的,跟在后面,弄出了好大的聲音。

    “咻——”居然還是消音!

    子彈從我們身邊飛過,我渾身汗毛豎立!飛快的拽起蘇錦,大聲吼道:“跟進我!快!”

    我不顧一切的拉著她狂奔,跑回營地附近的灌木叢,企圖躲藏。

    這時我看清襲擊營地的是什么人了。

    他們專業的作戰裝備表明,這可絕對不是民間組織。

    沒有選擇了,身后有不明身份的追兵,前方有突襲難民的軍隊,兩者之間連一條縫隙都沒有!

    我抽出鋼刀,壓低腳步,盡可能在混戰當中靠近那些軍隊。

    如果能殺兩個,趁亂換上他們的服裝,說不定我和蘇錦能夠逃脫!

    正巧一個渾身漆黑的家伙,端著武器,邁著專業的步伐,一步步逼近戰場,路過我藏身的灌木!

    我靜靜等待時機,準備像捕食的貓一樣竄出去,壓制他。

    ‘咻——’又是消音!

    我們身后那些人趕了上來!

    他們隱身于陰暗的樹林邊緣,射出冷箭,讓這些軍隊防不勝防。

    看來他們不是一伙兒人……

    一時間,難民哀嚎,軍隊的射擊,樹林中的武裝力量射出的子彈聲,不絕于耳。

    整個山坡一片吵雜和哀嚎。

    我面前那個一身好裝備的家伙應聲倒地,大約是被擊中了,不堪重擊,我一下子躥了出去,撲上去,和他掙扎起來。

    他力氣極大,雖然剛剛被擊中,但是防彈衣讓他沒有任何致命傷,他強壯有力,將我反身按倒。

    我使出渾身解數,這要是再不拼命,我可就沒命了!

    我硬著頭皮沒有躲避他的拳頭,一把撤掉他肩上的武器,同時用手肘擊他肋部。

    裝備上的差距這時就顯現出來了!

    他很抗揍啊!

    可是我這頭上沒有防護,這一拳下來我眼冒金星!連忙扭動身體,將他掀起!

    他像死豬一樣沉沉的壓制住我,紋絲不動!

    完了我……

    我掙扎著揮舞雙臂,繼續去擊打他的肋部,完全沒有作用。

    ‘咻——’子彈在我們身旁飛過,他突然不動了。

    溫熱的血從他臉上滴下來,落在我臉上,身上。

    我有些驚訝,這是蒼天助我啊!

    我匍匐著換上他的裝備,看準一條可以遠離戰場的方向,準備沖出去……

    好像少了點什么……

    蘇錦呢?

    剛剛一通扭打當中,蘇錦不見了!

    媽的……真他娘的喪!

    我吐了口嘴里的血,蹲著隱蔽在灌木下,看著不遠處的自衛隊似乎全都被擒住了,現在的軍隊正在與樹林中的武裝力量交火,樹林邊緣燃燒起來,火光沖天,照的對方無處隱藏……

    他們人并不多,裝備同樣精良,但是人數沒有優勢,看起來即將敗下陣來。

    “蘇錦!”我大喊一聲,沿著灌木狂奔,生怕被子彈誤傷。

    沒有任何回音……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内蒙古十一选五 南京麻将算钱规则 证券分析师年薪 黑龙江十一选五 东京热系列失禁潮喷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北京赛车pk10 广西快乐10分 pk10下载 一级a片片一级a片片 佐佐木明希超清无码 腾讯大盘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直 今天晚3d试机号 篮球比分直播90 股票配资平台诈骗怎样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