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2-5第二十二章 相會鴛鴦湖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尹清雪來王府看望楊忱,她勸楊忱的話與尹清嘉如出一轍,都是貶損秦,責怪楊忱做出如此過激舉動,楊忱以沉默來回應他的不滿。尹清雪意識到她惹楊忱厭煩了,于是以想看尹清嘉的繡品為借口離開了。衛帶著悶悶不樂的楊忱到小筑里喝酒消愁。

    前幾天衛為寒月白安了個秋千。此時她正抱著毛球球蕩得可歡快了,她覺得蕩秋千比飛檐走壁有意思。

    “再使勁點兒。”寒月白對站在背后的白蒹葭說。

    “再用力你就要飛出去了。”白蒹葭說。

    楊忱是越喝越愁,衛也愁,他愁的是楊忱不是統領了,他也就失去了對翊城的控制,他晉升了,可卻失去了左膀右臂。衛愁雖愁但對鳳的話仍然保有信心,他想起鳳的話:登上帝位之路不會一帆風順會有困苦等著他。困苦就這么一件件地來了。

    酒入愁腸化成憂傷,楊忱的眉見結成個愁字,他對衛說:“我這統領的位置沒有了,以后幫不了你了。”

    “不要想著我,你自己要快些振作起來。像你這樣優秀的人才父皇是不會埋沒你的,統領的位置遲早還是你的。”

    “重回統領之位談何容易,除非立了大功勞。”楊忱打了個嗝。

    “王爺,”一個仆人進來向衛稟告,“有個自稱羅安的人想見楊將軍。”

    “羅安,一定是秦叫他來的。”楊忱猛地站起來,踢開椅子往外跑。

    衛跑上去拉住了楊忱:“你不能見他,你和秦的事情就此結束吧。”

    楊忱露出猶豫之色。

    衛對仆人說:“你去跟羅安說,楊將軍不見他,叫他走吧。”

    “是,王爺。”仆人領命走開。

    “站住不許去。”楊忱沖正在走路的仆人喊道。

    仆人站住了,他不知道該聽誰的。

    “你別在犯傻了。”衛說。

    “為什么連羅安都不讓他見?”寒月白走過來問衛。

    “芍華宮的人最好一個都別見。”衛說。

    “那你以后在宮里見了貴妃怎么辦?要把眼睛蒙上嗎?真搞不懂你們為什么這么討厭芍華宮。你們不就是嫌棄秦是個宮女嗎?”

    “你不懂其中緣由。”衛說。

    寒月白把忍了幾天的話說了出來:“說白了你們就是嫌棄秦宮女的身份,如果她某位貴族家的小姐,你們肯定不會反對他們的。沒有想到你也是這種仗勢欺人虛偽的人。”

    “我才不是。”衛急了。

    “那就讓他去見羅安。”寒月白口氣很強硬。

    衛雖然不情愿,但怕寒月白生氣,又怕楊忱做出什么傻事,對楊忱說:“我和你一起去見羅安。”

    寒月白也跟著他們一起到了王府門前。羅安告訴楊忱,秦在鴛鴦湖的柳音亭等他。

    “你回去告訴秦,楊將軍---。”衛說。

    衛話還沒有說完,楊忱開始跑,被衛抓住。寒月白的臉就拉下來了:“你讓他去!”

    在寒月白的幫助下,楊忱得以前往鴛鴦湖。衛同意的條件是他必須跟去看住楊忱。寒月白也要去,她對衛說:“你去我也得去,以防你搞破壞。”

    鴛鴦湖邊的柳音停里,秦焦急等待,望眼欲穿。

    秦就像天空中的太陽,照散了楊忱臉上的烏云。雖然還離著百來步,楊忱已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他奮力向秦跑去,秦也從亭子里跑出來。寒月白拉住衛不讓他再跟過去。

    “你還想跟過去啊,難不難為情。”寒月白的白眼嚇住了衛。

    “以后在下人面前給我點面子好不好,我畢竟是個王爺。”衛顯得很委屈。

    寒月白咯咯笑起來,向衛屈膝行禮:“寒月白給睿王爺賠不是了。”

    楊忱和秦相擁而泣,真情真意盡在不言中。

    楊忱為秦擦干了眼里,但是一開口秦又是淚光閃爍:“都是我害了你,害慘了你。”

    “不是你害的我,是我愿意的。我這么厲害,過不了幾天皇上就會把統領之位還給我的。”楊忱牽起秦的白凈柔軟的手,“是我害了你,害你到浣衣局去受苦。尤其是冬天,你的手要伸進冰冷刺骨的水里,我想想都心疼。”

    “你冬天時洗過衣服啊?”

    “我很小就開始練武,雞叫就得起床。稍微晚一點就被我爹懲罰。有一次,冬天我起晚了,我爹居然罰我去替仆人洗衣服。那次之后我再也不敢晚起了。”楊忱順手摘了一朵月季花插到秦的發髻上,“你真美!”

    秦笑起來百媚千嬌,楊忱忍不住親了她一口。

    秦推開楊忱,瞥向寒月白和衛:“他們都看到了。”

    “那就離他們遠點。”楊忱拉起秦往遠處走。

    “貴族子弟中很少有你這樣勤奮的,”秦把手放在楊忱的心口,“以后你一定會有更大的成就。”

    “自己的婚事都做不了主,再大的成就又有什么意思。”

    “皇上已經下旨不準我出宮,我將會在皇宮里孤老。”秦心酸難忍,又開始掉淚,“今天是我倆的最后一面,我們就此結束吧。”

    “干嘛編謊話騙自己那,你這話連你自己都騙不了。”楊忱看著秦的眼睛,吐出肺腑之言:“你若孤老,我便終生不娶。今生娶不到你,我會等到來世。”

    秦撲進楊忱的懷里,哭得雙肩發抖。

    “他們可以阻止我們在一起,但是無法改變我們的心。”楊忱抱緊秦,淚珠滾落下去。

    寒月白一直豎起耳朵聽著,不禁為他們掬一把同情的淚水:“好感人,太感人了。”

    “他們都說什么了?”衛問。

    “你若孤老,我便終身不娶。今生娶不到你,我會等到來世。”他們可以阻止我們在一起,但是無法改變我們的心。”寒月白復述楊忱的話。

    “楊忱啊,到今天我才真正的認識你。”衛感嘆道,“原來你是這么執著,我收回我一前對你說的話,

    “自己的婚事都做不了主,再大的成就又有什么意思。”寒月白又復述了一句。

    衛和所有人一樣根本不理解楊忱為了一個卑微的宮女,付出的代價是多么的不值得。此刻衛才認識到楊忱最真實的一面,驚嘆他粗枝大葉外表下隱藏著如此細膩的柔情。看著身邊被感動到淚光閃閃的寒月白,衛暗下決定: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成全楊忱和秦。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原千岁野马在线 怎样下载哈灵麻将 贵州快3投注技巧 广东11选5开奖直 3d开奖号多少 微乐麻将外挂怎么开 重庆幸运农场赚钱技巧 四肖八码精选资料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下载 山西扣点麻将 浙江快乐十二选五开 3d定胆下期必出公式 爱波网竞彩比分 4月2公牛vs雷霆 重庆幸运农场看号技巧 西甲足球比赛回放录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