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2-4 第二十二章 楊忱的煩惱(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這幾天沒輪到楊忱值夜,晚上他和衛聊得很晚才去睡覺。他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娶康小姐,為了一個心愛的女人,就得先娶另一個他不愛的女人進門,做出這個妥協之前的過程是痛苦的。他一直住在王府里,遲遲下不了決心。

    一天,衛軍營里跑來一個人,他急著要找楊忱。士兵把他帶去見楊忱。

    “羅安!你怎么來了!”楊忱驚喜地叫道。

    “你很久沒有聯系秦姐了,”羅安責問道,“你是不是已經把她給忘記了?”

    “怎么可能忘記她,是她讓你出來找我的?”楊忱倒了一杯茶遞給羅安。

    羅安推開茶盞,繼續質問:“你都準備成親了,怎么還記得她。”

    “怎么這事情都傳到宮里去了?”楊忱愕然。

    “那就是真的了。”羅安更生氣了,瞪著楊忱。

    “肯定是康夫人這個長舌婦,見人就說,”楊忱憤然道,“我都沒有同意,她就當真了。”

    “看來并非流言,我回去告訴秦姐,也好讓她死心。這樣她也好安心嫁給馬渡。”羅安轉身就走。

    楊忱抓著羅安的手腕把他給拖了回來,瞪眼問道:“你說什么?秦要嫁給馬渡?”

    羅安疼地直呲牙,“我的胳膊要斷了,好疼!快放手!我疼死了還怎么說話啊!”

    三年前,馬渡和楊忱都向灼灼提過要娶秦,但都被灼灼以舍不得秦離開拒絕了。一般宮女到了二十二歲只要宮主不強留都可以出宮去。還有三個月秦就滿二十二了。就在昨天,近水樓臺,馬渡壯起膽子去了芍華宮。這次他不是娶秦為妻,是納她為妾。灼灼很干脆地答應了他。

    楊忱沒有想到馬渡已經妻妾成群了,還對秦賊心不死。楊忱急得團團轉,為自己的拖拉而后悔不迭。他決定馬上進宮。

    到了宮門口楊忱跟守衛宮門的金刀衛說他要求見灼灼,一個金刀衛答應他去稟告,可是有去無回。楊忱知道是馬渡在搞鬼,這皇宮是進不去了,他雖然怒氣填胸,但不敢在皇宮鬧事,只好先按耐住火氣,回了衛營。回到衛營后他就寫了一封信派人送到馬府。這是一封決斗信:他邀馬渡明天到翊城外的杜鵑山決斗,如果他輸了馬渡可以把他殺了;如果馬渡輸了,馬渡就得放棄秦。第二天,他一早就到了杜鵑山,一直等到下午都不見馬渡的人影。于是,他又趕回翊城,直接到了馬府找馬渡。馬府的仆人騙他說馬渡今天值夜不回來了。

    楊忱明白灼灼已經答應把秦許給馬渡了,馬渡已經高枕無憂,沒有必要再和他明爭暗斗。只要再拖幾天,秦就要進馬府的門了。晚上睡覺時,他做夢了,夢見秦被送到馬府,頭上還蓋著紅蓋頭。秦跨進了馬府的大門,轉過身,掀起紅蓋頭對著他流淚。做完這個夢后,他再也睡不著了,內心被恐慌充塞。他要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第二天天才剛亮他就提槍跨馬趕去馬府。一直等到馬渡出來。

    “楊將軍大駕光臨,快請進。”馬渡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楊忱冷言冷語:“我不需要進去,你干嘛老是躲著我,你怎么不去杜鵑山?!”

    “什么杜鵑山?我干嘛要去杜鵑山?”馬渡裝糊涂。

    楊忱冷笑道:“你是怕打不過我吧,不敢去了。”

    馬渡不再裝了,他挺直了脊背,口氣強硬:“楊忱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沒有必要做有份的事。貴妃已經答應把秦給我,秦就是我的人了,我為什么要和你決斗。有本事你找貴妃去,讓她改主意啊。”

    “秦她一點都不喜歡你,你何必強求!”

    “她喜不喜歡我,我一點都不在乎,難道你喜歡什么東西,那東西就得喜歡你。難道你要讓你的槍喜歡你。”馬渡譏諷道。

    “就憑你今天的話,我拼死也不能讓秦跟著你這樣的禽獸!”楊忱把槍一挺,呵道:“來吧!”

    “那就打吧,不把你打敗,你也不會死心!”馬渡抽出金刀,“楊將軍等會兒不要輸得太難堪啊!”

    金刀對銀槍,槍刺刀擋,刀劈槍架,當當作響,寒光閃動。兩人功夫都十分了得,輕功也是難分伯仲。衛軍統領和金刀衛統領,當街互斗,打得難解難分,銀槍如蛟龍,金刀似猛虎。街上看熱鬧的人越聚越多,有很多人都認識楊忱和馬渡,平時見到的都是百姓小打小鬧,現在是兩位將軍大打出手,真是稀罕。

    一個多時辰后,他們互有小傷。楊慎聞訊趕到,帶過來的家奴都被楊忱和馬渡給打了。楊慎不會武功,束手無策,氣得發抖。

    楊慎仰起頭,對房頂上喊:“楊忱你快住手,你給我滾下來!”

    楊忱打得兩眼冒火,那有空理會楊慎。楊忱先用槍尖挑起瓦片,再用槍頭一拍,瓦片嗖嗖地向馬渡飛去,勁道十足。被馬渡擋下的瓦片碎裂成小塊飛濺四射傷到了好幾個人。再打下去,后果將難以想象。

    “楊忱,哥求你了不要再打了!”楊慎高聲央求,“哥給你跪下了。”楊慎正要屈膝下跪,衛正好趕到,拉住了他。楊慎長嘆一聲,嘆氣聲中包涵了他這個當哥的氣憤和無奈。

    此時,睿王府的親兵驅散圍觀的人群。寒月白和樊立已經飛上房頂。寒月白甩出鳳羽鞭將楊忱、馬渡分開,樊立去攔住馬渡,寒月白擋住楊忱;馬渡當即停了手,楊忱還不肯擺手,寒月白只好用鳳羽鞭把他困上,拖了下來。

    “馬將軍實在是抱歉。”楊慎拱手致歉。

    “你道歉沒用,”馬渡傲慢地指著楊忱,“事情是他挑起來的,讓他跟我道歉。”

    “你給我解開,”楊忱沖寒月白吼道,“還沒分出勝負,我要再和他打。”

    楊慎上去抬手打了楊忱一巴掌:“你還不嫌丟人現眼啊!”這一巴掌好像把楊忱打醒了,他紅起臉,愣愣地不喊不叫了。衛讓樊立趕緊把楊忱帶回王府去。

    “馬將軍,”衛賠著笑臉,“楊忱他真是糊涂到家了,本王替他向你道歉。”

    馬渡沒有好臉色給衛看:“睿王爺,末將今天當值,已經耽誤半天了,無故不進宮,皇上肯定生氣了,末將得去給皇上解釋解釋。”

    衛怕馬渡在衛鐸面前亂說話就和楊慎一起進宮了。有衛和楊慎在場,馬渡說話就沒有那么夸大其詞。但結果是可想而知的:衛鐸氣憤之下將楊忱降為衛軍的一個小伍長。衛鐸也怒罵馬渡,罵他不應和楊忱一直打,可以進宮稟告他,由他處理。馬渡被罰俸祿一年。衛鐸還遷怒于秦,把她由女官降為宮女,到浣衣局洗衣服去,一輩子不得出宮。

    衛和楊慎悻悻地回到了王府。尹清嘉得知楊忱被連降四級,又想到她爹因尹珞的事被免職賦閑在家,她不禁悲從中來,哭了起來。

    “不要哭了,”衛自己心情也不好,他安慰尹清嘉道:“爹和忱弟都只是暫時被免職而已,不久之后就會官復原職了。”

    尹清嘉抽抽搭搭地哭,哪里聽得進衛不疼不癢的安慰話:“你說得輕松,那有那么容易復職啊。”

    “放心吧,我說他們能官復原職就一定能官復原職。也許目前不能,但是將來一定可以。”

    楊忱還被鳳羽鞭綁著。衛沒有回來寒月白不敢放開他,她和樊立一直守在楊忱左右,生怕一放開他,他又會做出過激的事情來。衛回來后,楊慎讓寒月白不要收回鞭子。

    尹清嘉走到楊忱邊上,食指直戳他的腦門,戳他的心口,罵道:“你啊---為了一個宮女搞得自己成了笑柄,還自毀前程。何苦來哉!何苦來哉!”她還帶著妒意罵道,“從主子到奴才全都是妖媚的貨色。”

    楊慎想站起來,按住椅子扶手的雙手直發抖,衛扶起他。楊慎腳步不穩,走到門口,扶著門框。

    “你回去了?”衛問。

    楊慎停住腳,沒有回頭,輕輕嗯了一聲。

    “那你弟弟怎么辦?”寒月白問,“不帶他一起回去啊?”

    “等他---等他---再當上統領,才準他踏進家門。”楊慎氣得無力。

    楊慎走路步子不穩,衛不放心,命樊立送他。

    秦在芍華宮里跪了有半個多時辰了,她求灼灼讓她去見見楊忱,灼灼沒答應,她就一直跪著。又跪了很久,腿發抖,腰都挺不直了,她依然倔強。灼灼不忍心了,這種感覺她曾刻骨銘心。

    灼灼屏退了所有的宮女太監后,說:“起來吧。”

    “娘娘您答應了!”秦充滿期待的眼睛盯著灼灼,沒有起來。

    灼灼扶起秦,輕柔地說:“你對他付出了真心,真是不該啊!等將來真相大白的一天,他會恨你入骨,你會痛徹心扉。”

    秦默默流淚。

    “可憐的孩子,”灼灼把秦攬入懷里,“我們都是可憐人。”

    秦靠在灼灼肩頭好一陣哭。灼灼撫摸著她的后背,心生憐憫。

    “娘娘我知道我不該愛上他,但我不后悔,”秦止住哭泣,冷靜下來,“我曾逃避過,我告訴自己不能喜歡上他,只是利用他,可是我越逃避就越喜歡他。與其自我欺騙還不如真心去愛他一場。他為我所做的一切,讓我感到被愛的幸福。將來他定會恨我,我會用自己的生命回報他的付出。”

    “傻孩子,不要做傻事,江秋還等著你那。”

    “娘娘求你讓我再見他最后一面吧!”秦又跪下了,“明天我就要去浣衣局了。”

    “這個老畜生居然連你也罰了!”

    “以后想出門就沒有那么方便了。”

    “可憐你要在浣衣局干粗活了,你忍幾天,我會盡早把你弄回來的。”

    秦用美色之利讓馬渡傾心于她,才可以頻頻出宮。她對馬渡說她有個舅舅叫金頂,在翊城開了間叫宴海樓酒家。她家遠在秦州,所以到舅舅家也就是到了自己家。馬渡為討好秦時常去光顧宴海樓,去套近乎。同時她也奉灼灼的命勾引楊忱,拉他下馬,讓衛失去一個大幫手,失去對翊城的控制。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篮球巨星 昨晚35选7开奖结果辽宁 步兵番号库 北京11选5最新开 重庆幸运农场app 石家庄快餐女上门 天津快乐10分查询结果 福建31选7走势图 同花顺模拟炒股软件 快3必中计划 3d开奖结果彩宝网 南粤36选7 快3出已验证的规律 北京赛车pk开奖视频 北京小赛车技巧 捷报比分网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