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90章 傳訣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李澄空道:“僅郭天王一人?”

    “這法空和尚僅僅是墜星境,憑郭天王的本事,足夠殺他了。”

    眾人點點頭。

    四大護法天王與他們這九大長老不同,九大長老一直呆在紫陽島上處理教內事務。

    而四大護法天王則一直行走在外,誅殺叛徒或者敵人,生死廝殺的經驗豐厚。

    李澄空看他們關注的點在郭凡能不能殺得掉那法空,而不是能不能殺這個法空。

    他覺得奇怪。

    難道他們對須彌靈山就一點兒沒有敬畏?

    三教四宗,須彌靈山是三教之一,與青蓮圣教并肩。

    看他們的意思,好像殺一個須彌靈山的弟子就像殺一個尋常宗門弟子一般。

    他是領教過青蓮圣教的厲害,難道他們就沒領教過?

    他們應該沒那么愚蠢,那只有一個可能,郭凡有把握殺法空和尚而不被須彌靈山追查到。

    看來這便是紫陽教的秘密所在,底氣所恃,自己暫且不急著打聽,對他沒那么重要,總會知道的。

    因為他想到更嚴重的事。

    法空和尚這是助七皇子對付紫陽教,那豈不是說,須彌靈山與青蓮圣教都助七皇子?

    他眉頭緊鎖。

    看來自己這個仇越發難報了。

    須彌靈山與青蓮圣教據說是死對頭,現在竟然聯手,那清微山呢?

    三教另外一教,是不是也支持幫助七皇子?

    甚至四宗,是不是也支持七皇子?

    看李澄空眉頭緊鎖,常如松道:“教主,郭天王親自出手,沒問題的。”

    李澄空道:“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他們再傻也猜到我們絕不會任由這法空活著,趁機做一個陷阱,來個一網打盡!”

    史忠和笑瞇瞇道:“教主放心,郭天王一定也想得到這個,發現是陷阱就不會跳進去的。”

    “他只是射月境而已。”

    “雖然郭天王是射月境,可他戰力驚人,堪比大光明境。”

    “射月境就是射月境,大光明境就是大光明境。”李澄空搖搖頭:“不能混為一談,不管是感應還是內力都有差別,……此舉太冒險。”

    史忠和道:“那依教主之見……?”

    “讓郭天王回來,先提升他境界,磨刀不誤砍柴功!”

    “這法空是禍根,不能不除,不容耽擱。”張銀山冷冷道。

    “是啊,不除掉他,總是不心安。”史忠和笑道:“就怕他真能識破兩儀渾元功。”

    李澄空當初的話是蒙在他們心頭的一絲隱影,深怕被他不幸料中。

    他們雖然戒備李澄空,但不敢忽視他的判斷,畢竟是世間罕有的武學奇才。

    他的話不能盡信,也不能全不信。

    李澄空沉吟:“這樣罷,我再傳大家一門心法,練了這個,應該穩妥一些。”

    “什么心法?”常如松問。

    李澄空從懷里掏出一本薄冊,遞給常如松。

    常如松接過來之后翻看,眉頭緊鎖,沉吟半晌道:“遮天訣,隱匿氣機之法。”

    李澄空氣勢一變。

    眾人凝神看他,皆露驚容。

    李澄空明明坐在那里,卻感覺空空蕩蕩如無人,如水中之月。

    李澄空氣機再一變。

    眾人隨即更好奇,現在的李澄空如一介常人,沒練過武功。

    常如松甚至上前探他手腕。

    李澄空任由他搭上手腕。

    常如松閉上眼睛,片刻后松開李澄空手腕,驚奇的搖頭。

    史忠和與張銀山及剩下幾人也分別搭上李澄空手腕,都發覺李澄空好沒練功之人無異。

    “遮天訣,好心法!”常如松贊嘆:“這是……?”

    “奇遇得來。”李澄空道。

    他現在是天隱洞的洞主,想將天隱心訣傳給誰就傳給誰,不必請示秦天南。

    更何況,他所傳的這心法與天隱心訣又不同,更簡單,更易入門。

    當然,簡單意味著潛力更小,再怎么練也只是天隱小洞天,無法更進一步。

    所以也重新起了一個名字——遮天訣。

    九位長老彼此交換眼神。

    “這個……”史忠和笑道:“教主,我們商量一下。”

    “現在有兩儀渾元功就成,不必再練這個的。”一個長老笑呵呵的說道:“兩儀渾元功真要不成,再練這個不遲。”

    他們對李澄空仍存戒心。

    誰知道這心法有沒有別的玄妙,會不會憑此操縱弟子們,架空他們。

    人心易變。

    他們當初大限來臨時,對權勢看淡,想的是撒手不理俗事,好好享受兩年。

    可現在提升到大光明境,增壽一甲子,心境馬上改變,對權勢又看重了。

    還是覺得執掌長老堂更穩妥更舒服,對紫陽教也更好,教主還是做名義上的教主最好,這是紫陽教的傳承規矩,不能打破。

    他們固然感激李澄空的破境之恩,可恩情是恩情,不能混為一談。

    李澄空道:“還有郭天王……,還是讓他回來的好!”

    “我們商量看看。”史忠和笑道。

    李澄空搖搖頭,起身道:“那你們就好好商量吧!”

    他沉著臉大步流星離開。

    九長老目送他離開,暗舒一口氣。

    李澄空臉一沉,氣勢一張,他們的心一下繃起來,無形的威勢壓得他們有些喘不過氣。

    他越強,他們越是忌憚,越加戒備。

    “我們這位教主,厲害。”一位長老搖頭嘆道:“非池中之物啊。”

    “各位,教主所言有理。”另一個長老道:“還是先讓郭天王回來,提升到大光明境再出手不遲。”

    “一來一回,怕是要十幾天。”

    “十幾天而已。”

    “郭天王性急,未必聽召。”

    “強辭嚴令,讓他務必返回!”

    “只能如此了。”

    四大護法天王的地位超然,不奉長老堂之令也奈何不得,總不能因此而嚴懲。

    “關于教主的心法……”他們頓時皺起眉頭。

    “這心法沒問題吧?”

    “誰知道到底有沒有問題呢,來歷不明啊。”常如松淡淡將秘笈丟到桌上。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這秘笈上。

    “要不然,再等等?”

    “穩妥起見,還是等等吧。”

    “我先練一練吧。”一個一直沉默寡言的長老開口。

    “……也好。”

    眾人一致同意讓他先練,檢驗一下有沒有問題,沒問題再說別的。

    當然,如果郭凡殺掉法空,那就不必練這遮天訣了。

    李澄空繼續埋頭苦修,朝著大紫陽神功第七層邁進,過幾天就偶爾出來歇一歇,到宋明華他們宅院,點撥他們幾句。

    宋明華他們處于厚積薄發期,再加上李澄空的點撥,已然踏入了四象境。

    進境之快超乎他們想象,越加興奮,修煉得越狠。

    這天清晨,常如松匆匆來到紫陽殿前,準備上臺階敲殿門,卻被黃月靜擋住。




-------------------------
塵歸塵,土歸土,生終將死,靈終將滅,萬物終將消亡,在輝煌,不過一抔黃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豈有永恒不滅者,夕陽末世,驚怖可聞,不過光陰一剎。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3d开机号试机号奖 河北十一选五 麻将游戏下载免费 500万足球彩票即时比分 广东36选7走势图 上海敲麻将技巧集锦 最新东京热n839 内蒙古麻将规则 安徽十一选五 辽宁35选7中奖规则及金额 东京热铃声mp3 巿来美保视频在线观看 广西快乐十分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走 独行侠是以前哪个队 石家庄一条龙体验报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