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176章徹底搖滾的王長生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一晃幾個小時過去,夜幕降臨,月黑風高。
        王長生照例早早的休息了,收拾妥當吃完飯,就回到土地廟里睡覺去了,只要他沒什么事干,這個作息時間他會拿捏的很準。
        卜算這個行當,不算己不算親,不算帝王和乞丐,不算病入膏肓者和將死之人,王長生肯定算不到,今天白日里發生的一件小事,居然發酵到了讓他火冒三丈的地步。
      午夜間,燕山別墅區外面,一輛鏟車支著大燈開了過來,鏟車后面還跟著幾輛車,徐闖,李漢龍和肖長富等人從車中下來,站在夜幕下遙望著別墅區里面,白天合計過后他們就等著天黑了,天一黑就找關系讓人從某處工地開了一輛鏟車過來,打算把那間小土地廟給推平了。
        招呼都打好了,不存在任何的后果,再說了本來也不是什么大事,在上京各地盤踞了多邊的薩滿幫們,自然不會有任何的擔憂。
        “還是長富大哥經驗豐富啊,你看,我們這些人還停留著拳腳解決問題的層面呢,差距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李漢龍眼神很雀躍的拱著手說道。
        肖長富淡淡的說道:“以后多接觸點有層次的人,你就會發現,解決問題得看手腕,用力氣那都是莽夫所謂的……”
        鏟車轟鳴著發動機進來的時候,睡夢中的王長生幾乎瞬間就被驚醒了,以他的道行就是有只蚊子飛進廟里他也能察覺得到,只是醒來過后王長生就有點懵逼,外面這是什么動靜啊?
        透過土地廟的門縫,王長生先是看到了一束燈光透了過來,他慌忙起來推開廟門,站在門口就看見一輛龐然大物沖了過來,鏟車已經抬起了擺臂,然后下面輪胎一轉,車頭的方向就沖向了土地廟這邊。
        王長生連忙擺手喊道:“不是,你干什么的啊,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鏟車司機哪管下面的人嚷嚷什么,他只管拿錢辦事,其他問題一概不問,廟里的人自己出來了也好,省的他進去把人拽出來了,不然活埋在里面的話可就麻煩了。
        “滴滴!”鏟車司機按了按喇嘛,腦袋從車窗里探了出來,喊道:“你閃開,讓一邊去,鏟到人就不太好了”
        王長生抬頭吼道:“你他么是不是有病?我問你干什么來了,走錯地方了吧,你開著破車來我這干什么啊?瘋了啊!”
        司機不耐煩的按著喇嘛又催促了幾聲,這家伙也是個憨貨,屬于耗子給貓當三陪掙錢不要命的那種,看見王長生不躲開,腳下就踩著油門車身隨即往前聳動了一下,王長生被嚇了一大跳,就慌忙挪到了一旁,司機見狀腳下油門踩的更大了,鏟車抬起來的擺臂直接就沖向了土地廟。
        “轟隆”鏟車的斗子一撞到廟門,就瞬間給鏟倒了,然后再次橫沖直撞的碾壓了進去,龐大的車身對上這間小廟,完全沒有任何停頓的感覺。
        王長生腦袋“嗡”的一下就炸了。
        于此同時,別墅區門口,李漢龍他們看見鏟車把廟已經推了,肖長富就擺了擺手,說道:“行了,行了,事到這就結束了,過后他要是想要個說法,有關部門會給他甩個白眼的,沒人能搭理他這一茬,咱們走吧,別一會人追出來還得動手動腳的,我們什么人啊,至于在這跟他私斗么?”
        肖長富說完,李漢龍和徐闖等人就上了車,互相打了個招呼后就走了,往后還有什么下文,他們也懶得去搭理了,因為這伙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把王長生這個年輕人當成是跟自己同等段位的人,他們就以為這不過是個有點小道行,懂一些旁門左道然后來上京糊弄點錢的三教九流。
        對方能跟他們這些盤踞在上京多年,早就開枝散葉并且跟八旗子弟還有很深淵源的薩滿出馬仙相比么?這就是單方面的想象,就跟井里面的那只蛙一樣。
        事實遠比幻象來的更殘忍!
        王長生眼睛里冒火的看著已經被推平了一半的土地廟,心中的那股氣用語言已經是沒辦法形容了,還好的是土地廟的神位已經形成了,他也差不多在這完事了,這要是再早個幾天的話,王長生前面一段時間的努力,可就徹底白費了,但饒是如此他也夠火冒三丈的了,因為往后還得再立一次廟。
        
        “啪”鏟車停下來的空檔,王長生單腳踩著輪胎人騰空而起,上到車門旁后拉開就把里面的人一把扯了下來摔在地上,他咬牙問道:“你告訴我,誰讓你來推廟的?”
        司機梗著脖子說道:“老板讓的啊,他說你這是違建”
        “你們老板在哪?”
        “李各莊”
        “說地址,具體點”王長生腳下死死的踩著他的胳膊,說道:“我去找他理論一下,誰給定的違建……”
        半個小時后,李各莊的某個小區,王長生從一輛出租車里下來,快步走進了某棟單元樓里,然后順著司機提供的門牌號找到了一戶人家的門前,就伸手敲了敲,片刻后里面有人問了一句誰啊,他也不搭話,直到一個穿著睡衣的男子開了房門后,他伸手一把就將對方給拽了出來,然后懟到了墻上。
        “我給你三個數的時間考慮,你要是不交代出誰找你鏟的燕山別墅區里的那間土地廟,我就撅折你一根手指頭,你什么時候說,我什么時候停,手指不夠就用腳趾來頂,能聽明白我的話吧?”
        對方被壓在墻上一臉懵逼的問道:“你,你要干什么啊?”
        “你回答錯了,好好審一下題再答復我,我再問你一句誰讓你去的”王長生抬起膝蓋就頂在了對方的兩腿間,這人臉色瞬間就脹成了豬肝色,他咬牙說道:“是,是李漢龍給我打的電話,出錢雇傭我的車,然后我讓司機過去的……”
    這一天半夜,怒火中燒的王長生很憤慨,也很忙碌,從燕山別墅區里出來后,他先是找到了鏟車的老板,從他這里逼問是誰下的手,就找上了白天被他圈踢過的李漢龍,要到了他的電話號碼,并且準備今晚就直接殺過去。
    隨后,王長生給唐棠去了一個電話,兩人簡短的交流了幾句。
    “廟被拆了!”王長生坐在一輛出租車里語調平緩的說道。
    “什么玩意,拆了?”本來已經睡著了的唐棠被他驚醒了,不可置信的問道:“誰他么閑的沒事干了,跑到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去拆一間土地廟?還有,那里已經被過到我的名下,是我的私人財產,這人瘋了是不是?”
    “暫時還不太清楚,可能是薩滿的人,不過是誰干的我已經找出來了,我現在要去堵住他,這樣,我把他電話號碼告訴你,你幫我查一下”
    現在的手機號碼都是實名注冊了,唐棠得到了李漢龍的手機號,稍微找關系查一下,就能找出他在上京的住址了,隨后就通知了王長生。
    “人在李各莊,是薩滿的一個出馬仙,在上京干這一行有十幾年了,你現在過去?那用我干點什么不?”
    “不用,我自力更生,小事”
    “呵呵,那行啊,你去吧,會會上京的薩滿,不用怕,在這里有什么事我給你托底……”
    “知道了是誰干的,有一個算一個我肯定饒不了他們!”王長生咬牙說道。
    在長安城時,扶九和王長生的關系是藏著掖著的,因為扶九是地下大哥的身份,并且還懂得風水和陰陽術法,所以為了掩人耳目他倆會盡量做到不讓外人知曉,但是在上京唐棠和王長生之間就沒有這些顧慮了。
    唐棠在別人眼中,就是個紈绔子弟,皇城俱樂部的老板,那他倆自然就沒有什么顧忌了。
    這一夜是無眠的,因為王長生睡不著,他也不想讓別人睡!
    同時,唐棠掛了王長生的電話,瞇著眼睛說道:“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被牽連進來呢?”
    凌晨一點半,王長生到了李各莊,李漢龍家的小區,進了一棟樓里找上了他的家門,抬手就敲了起來。
    這個點李漢龍也沒有睡呢,說出來比較尷尬,因為白天被王長生給圈踢了以后,晚上腦袋瓜子還有點“嗡嗡”疼,他媳婦躺在床上睡了他在客廳看著電視,還喝了點小酒,準備困得不行了再說。
    聽見有人敲門,李漢龍詫異的走了過來,問道:“誰啊,這么晚了敲什么敲?”
    “樓下的,你家是不是漏水了,我家廁所天花板上都是水滴”王長生壓低聲音說道。
    “嘎吱”李漢龍聽是樓下的,就沒有多想把門開開了。
    門剛一拉開,李漢龍就看見一只四十一碼的腳丫子踹了進來,正踹中他的胸口,人直接就朝著后面飛了出去然后“咣當”一下,后背撞在了墻上。
    王長生邁步進屋,反手就把門給帶上,然后指著他說道:“你知道不,我二十多年的人生,第一場怒火已經徹底被你給引爆了……真的,你讓我搖滾了!”
    看見王長生進來,李漢龍坐在地上,瞬間就傻眼了,他怎么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被人給找上門來。




-------------------------
塵歸塵,土歸土,生終將死,靈終將滅,萬物終將消亡,在輝煌,不過一抔黃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豈有永恒不滅者,夕陽末世,驚怖可聞,不過光陰一剎。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2012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捷报比分与波 武汉沐足一小时 8bo比分网 *澳洲10微信群 日本av i无毒 下载内蒙古全民麻将 38体育即时比分网 幸运飞艇论坛 凯尔特人赛程 股票融资技巧 幸运飞艇3码公式 长春按摩休闲会所 广东26选5 安徽11选5开奖号 石家庄按摩桑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