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送上門的好處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在蕭清月的介紹中,威爾遜就職的醫藥公司,很可能是一個龐大的犯罪組織。


    


    洛川不感興趣“這些事你才是專業的。”


    


    但詳細說明了對付“變異狼人”的方法。


    


    蕭清月笑笑,洛川再怎么嘴硬,有些事一旦遇上了肯定會插手,稍微給他分析一下局勢,派出襲擊洛川四人的十個“狼人”沒有回去,威爾遜肯定會警覺,說不定會狗急跳墻,讓他多加小心。


    


    何云醉在包間外走廊里湊著下巴發呆,她感覺洛川就是一團迷霧,一個小村的村長,短時間內讓村子改頭換面,創建了白楊集團,還有出神入化的醫術,再加上匪夷所思的讓云玉京一伙亂斗一氣。


    


    這個和他差不多大的男子,越來越讓她感興趣了。


    


    談完了事情,蕭清月帶著笑意出來“我先去忙了。”


    


    “改天,請你吃飯,絕對的大餐。”


    


    “你少給我添麻煩就是了,好好過你的打架、泡妞生涯。”


    


    何云醉打趣。


    


    “我有正事的。”


    


    洛川分辨,也笑“咱倆不打不相識,也算是親密無間,咋就沒有深入發展呢?”


    


    “因為我了解你的德行,沒給你機會。”


    


    蕭清月笑著告辭“別忘了,你當初答應我三件事,還有最后一件事沒有干。


    


    想來我都后悔,前兩件對你來說都是沒難度的,最后一件我一定要想好了”。


    


    當初蕭清月恢復千葉草合法身份,洛川以為她做三件事作為交換,兩人的敵對也因此發展成友誼。


    


    何云醉跟上他們下樓。


    


    樓下的陣勢卻是不妙。


    


    云玉京躺在一張椅子上在痛癢中抽搐,他的同伴卻都跑了。


    


    而環繞著云玉京的卻是云家的云信,連同十幾個云家高手。


    


    云裳容也在,對洛川輕輕搖頭。


    


    “還要我幫忙嗎?”


    


    蕭清月問。


    


    洛川被這些古武高手逼視著,毫不在意“只要別把我關起來,我都能解決”。


    


    蕭清月打個招呼走了,云信并沒有阻攔。


    


    但是云信卻是惱恨,云玉京的癥狀和何家的何超群一樣,他精研醫術多年,對何超群的病癥沒有辦法,對云玉京也一樣無解。


    


    “這位洛先生,你這樣做有意思嗎?”


    


    云信喝問“仗著旁門手段害人,再為人解難,你不覺得卑鄙?”


    


    其中的內情,云信不想多問,本來洛川指點云裳容他是對洛川的有些動容的,但現在洛川以同樣的手段對付云玉京,他覺得必須露出鋒芒了。


    


    云家高手義憤填膺,他們就算融入俗世,力求發展,也有古武者的高傲,在他們看來,洛川是對他們古武世家的挑釁。


    


    何云醉知道內情“云爺爺,事情不是那樣的”。


    


    她和洛川只是來這云家天宮一趟,趕上云玉京一伙胡作非為,還找他們麻煩,洛川還手無可厚非,就如她的堂哥何超群一般,分明就是咎由自取。


    


    “閉嘴!”


    


    云信知道云玉京的心思,何云醉這個女孩除了容貌和家世,別無長物,但為了孫子云玉京的心愿,他愿意幫忙,現在來看,何云醉對云玉京全不念舊好,太過薄情。


    


    “洛川,我忍你一次,不會再忍你第二次。


    


    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法,馬上給玉京解了,否則就是與我云家為敵”。


    


    云信覺得作為古武世家也該彰顯出不凡了,不然就會有下一個不把云家放在眼里的“洛川”冒出來,他要立威。


    


    洛川笑了,他見過的古武世家不止云家一個,本猜想云家有云裳容這樣的后輩還算不錯,可還是改不掉自命不凡的臭德行。


    


    “你不問問云玉京干了什么?”


    


    云信冷聲“云家子弟還輪不到你來管!”


    


    洛川能治好何超群,因為就是他動的手腳,在他看來只是不擇手段的卑劣。


    


    洛川搖頭笑“這就是你的修行?”


    


    云信突然氣勢暴漲,殺氣騰騰。


    


    何云醉下意識的后退幾步,她就是一普通人,抵擋不住一個老牌古武者的鋒銳。


    


    洛川揮手為她擋下了所有攝人的氣勢逼迫“云信老先生,你可不要自誤”。


    


    云信詫異洛川的輕描淡寫,他是云家的第一高手,即便廢了雙腿坐著輪椅,也是頂尖的人物,可洛川年紀輕輕竟然絲毫不懼他。


    


    “我自誤?”


    


    云信雙手在輪椅上一按,騰空而起,雙手成爪,直奔洛川而來。


    


    他的古武手段確實不凡,爪影封住了洛川的所有退路“不管你什么來路,如果你存心與我云家為敵,別怪老夫讓你追悔莫及”。


    


    密集的攻勢,先把何云醉嚇一跳。


    


    可洛川根本沒有還手的意思“云信老先生,你的腿,我能治!”


    


    一瞬間,云信收招不及,來不及返回輪椅,“噗通”一聲,跌落在地“你說什么?”


    


    洛川示意何云醉不要驚慌,找個位置坐下“好話不說二遍”。


    


    云信雙腿殘廢已經二十多年,這是他的心病。


    


    無論是習練家傳武學,還是拜請各方名醫,乃至自己研究醫術,都對雙腿無可奈何,現在洛川告訴他能治,不由他不緊張。


    


    云裳容忙攙扶云信坐回輪椅“爺爺,你稍安勿躁,川哥,不該是我們的敵人。”


    


    “你真的能治?”


    


    云信心中存疑。


    


    洛川好似自言自語“云家的武學多以爪功為主,手指是主要武器,要提升手指的攻擊力,需要強橫的內勁為輔助。


    


    但我觀看云家人的人出手,多有破綻,顯然內勁不足。


    


    相比云老先生早年也發現了其中的問題,琢磨快速提升之法,可惜的是誤入歧途,走火入魔,反廢了自己雙腿”。


    


    “你到底是什么人?”


    


    云信面有驚駭,洛川說的分毫不差。


    


    其余云家高手也是訝然,他們要么修煉不足,要么沒有遇到強橫的對手,不知道自己修煉其中的問題,經洛川指出,詫異云信突然廢了雙腿,也好奇洛川說的是真是假。


    


    但看云信的反應,其中為真的層面極大。


    


    洛川沒有回答云信的問題,回頭沖何云醉一笑“你們眼里,云家算是高手,號稱古武世家,其實紙老虎而已”。


    


    何云醉不懂這些事,也不關注“你真能讓云爺爺的雙腿復原?”


    


    “簡單,其中的糾葛不在我,而在他的表現。”


    


    洛川看著這云上天宮的各方擺設,暗自感嘆,這地方無論路段還是客流量,都是絕佳。


    


    因為個人恩怨,云玉京胡亂造次,毆打用餐的人,無論服務還是飯菜質量,都是浪費了。


    


    同時又感謝云玉京的胡作妄為,和云信的雙腿之疾。


    


    云信倨傲發問“你真有這等本事?


    


    你若治好我,這場事可以一并勾銷”。


    


    洛川淡笑“有時候我會做些不擇手段很出格的事情,但通常是講道理的人。”


    


    又表現的心不在焉和何云醉打哈哈“上滬我是第一次來,但是京都,我熟得很,京都三少都是我朋友。


    


    他們有什么疑難問題,我從來不推辭,因為他們真心對我。


    


    你們上滬的風氣不怎么樣啊。


    


    能得我心者,待之以君王,不入我心者,不屑敷衍。


    


    我們走”。


    




-------------------------
塵歸塵,土歸土,生終將死,靈終將滅,萬物終將消亡,在輝煌,不過一抔黃土,一捧青灰!人生百年,豈有永恒不滅者,夕陽末世,驚怖可聞,不過光陰一剎。
——哀悼疫情去世的同胞,愿安息。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探陵人 西宁按摩店都正规吗 大泽真奈美教师 极速11选5 北京赛车 云南11选5遗漏 掘金vs国王 武汉按摩会所排行 天津11选5 幸运飞艇不倍投计划 友田彩也香最好看哪部 南京人打什么麻将 福彩30选5开奖结果 吉泽明步最过瘾的一部 武汉沐足推拿招聘技师 河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