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兩千九百六十四章 司徒嫣然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一秒記住,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花月暴怒,直接便要沖上去,就在此時,一旁的花容道:“我說兩位,消停一下吧,有人來了。”

    此話一出,花容和花月都朝他看過來。

    其余保鏢朝四周看了看,旁邊空無一人,都是一副茫然的表情,尼瑪啥也沒有,誰來了?

    花容指了指面前的沙灘:“各位,來看這里。”

    大家看向他前面的沙灘,這才發現有一塊正方形的區域泛著藍色的光,上面竟然是衛星地圖,而現在地圖上的道路上有許多小點正在朝他們這邊飛快移動。

    “這是什么?”郁少寒皺起眉道。

    “是不夜城的人,他們一定是知道我們從污水管道逃走了,所以追來了。”花月表情凝重地道。

    這一次,花妖也沒再罵她說不該說的話了。

    “看起來人不多,我們有勝算。”郁少寒這邊一個手下道。

    花容朝他看過去:“藍色光點代表的不是人,是車,難道你以為他們會跑步過來么,寶貝,你也天真了。”

    幾個保鏢都被那一聲‘寶貝’說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說話的那名保鏢更是直接閉嘴了。

    這么多車,人數加起來是他們的兩倍,對方既然追過來一定是有備而來,他們沒有那么多彈藥,硬碰硬沒有好處。

    “走。”

    花容收起投影設備,那是一枚耳釘,重新帶回耳朵上,站起身準備離開了。

    郁少寒皺起眉:“先離開這里。”

    ……

    船上。

    云懿看著背對著自己的男人,只覺得渾身冰冷。

    對面不遠處的輪椅緩緩轉過身,上面坐著一名穿著家居服的男子,眉目清遠,長年不見陽光的皮膚格外白皙,襯托得唇瓣愈發殷紅,白的詭異,紅的詭異,明明是英俊的長相,卻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進來了為什么不過來,怎么,不愿意跟我說話么?”男子眼神定定的注視著她。

    云懿垂在身側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緊,眼神定定的看著他:“原來是你,我就知道光憑云深那個廢物,他一個人是做不到的。”

    云越承勾起唇:“別這么說,他好歹也算是我養的一條狗,你太不給我這個主人面子了。”

    云懿笑了聲:“既然是你抓了宋一涵,說罷,要什么條件你才肯放了他?”

    “他們說你愛上了一個男人,本來這件事我不信,現在看來是真的了。”云越承注視著她:“懿兒,為什么要做這么蠢的事?”

    “蠢嗎?”云懿笑了:“可是我覺得這是我這輩子做的最對的事。”

    “這輩子。”云越承唇角笑意加深:“你在我面前這么說,就不怕我要了他的命么。”

    “你可以試試,不過他弟弟是賀家四少爺,弟妹還是君家的獨生女,你怕不怕他們?”

    云懿淡淡地道。

    云越承緊緊注視著她,平靜的眼眸說不出的詭異,過了一會,他忽然笑了起來:“現在你都學會威脅我了,有趣,看來這短時間你的膽子大了不少。”

    從小被自己豢養的寵物朝自己呲牙,真是有意思。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云懿道。

    云越承搖了搖頭:“你用不著跟我強調這些,他的身份我很清楚,如果我會忌憚,就不會抓人了,你想救那個宋一涵,可以,主要你完成我說的事,我就放了你。”

    云懿眼都沒眨一下:“早這么說不就行了么,何必還要讓云深和我說那么多廢話呢。”

    “你知道的,他一向不如你,現在好不容易能壓你一頭,當然要在你面前顯擺一下。”云越承笑瞇瞇地看著她:“你把鶴傾城得罪了,現在云家有意和風家聯姻,你去,不過這個聯姻的對象可沒鶴傾城那么好了,他今年五十歲,有兩個兒子,雖然不是風家嫡系,但是在風家還算是說得上話的人,他已經看過你的照片了,對你很滿意。”

    云懿笑了下:“五十歲,真難為你為我選了這么好的一門婚事。”

    “懿兒,這你可不能怪我,之前為你選了鶴傾城那門婚事,不是你自己推掉的么,是不是早知道今日,還不如當初幾句就嫁給鶴傾城?”

    云懿冷冷地盯著他,沒有講話。

    “看來你不太愿意嫁給他,好吧,看在你是我最疼愛的妹妹份上,那我再給你一個選擇,賀家有個人惹到我了,你把他解決了,我就放了宋一涵。”

    云懿眼神一沉:“你讓我去解決賀家的人?”

    “我一向只讓你解決讓我不高興的人,不過這次是碰巧是賀家的人而已,兩件事,你可以二選一,只要完成一件,我就放了宋一涵。”

    云越承道。

    兩件事,哪一件都能讓她和郁少寒再也不可能在一起。

    要么,嫁給一個五十歲的老頭子,要么對賀家的人下手,可如果郁少寒知道了……

    云懿瞇了瞇眼:“如果我不選呢。”

    “懿兒,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天真了,以為你不選我就拿你沒辦法了?”云越承聲音緩慢:“如果你不選,我就讓人把宋一涵的尸體給郁少寒送去,你猜他看到尸體,會不會恨你?”

    云懿臉色一白,咬著唇沒有講話。

    云越承的輪椅緩緩移動,在雪白的地毯上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像幽靈一般來到她面前,抬起一只手拉起云懿的手,勾著唇注視著她:“懿兒,不要去肖想那些你得不到的東西,你的人生從出生那一刻就已經注定了,有些東西不屬于你,就永遠都不屬于你。”

    寒意從云越承手上傳到她手上,順著她的胳膊蔓延至全身。

    云懿眼都沒眨一下:“我選第二個選擇。”

    “哈哈……”云越承笑了:“你果然是我的好懿兒,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決定,你是不是在想,只要郁少寒不知道你干的這些事,他還是會接受你?”

    云懿抿著唇沒有講話。

    云越承笑容越來越詭異,拍了拍她的手:“那個人的資料我會發給你,一個星期之內解決掉他,我就放了宋一涵。”

    云懿瞳孔一縮:“在這之前我要見宋一涵。”

    “不可能。”云越承淡淡地道:“他現在沒事,但是如果你不能按時完成任務,說不定就有事了,你知道的,我一向很守信用。”

    云懿抿了抿唇,云越承不同意讓她見宋一涵,就算她說堅持說下去也沒用,轉身便要離開。

    “你媽媽很想你,最近你給她打電話嗎?”云越承道。

    云懿腳步一頓,垂在身側的手猛然收緊,卻沒有回頭。

    “她是你的媽媽,總不能你在外面有了喜歡的男人,連自己的媽媽都不關心了,有時間記得給她打個電話。”

    云越承不緊不慢地道。

    云懿瞇了瞇眼,猛地轉過頭,眼神冷冷地盯著云越承:“你用不著跟我說這些明里暗里的威脅我!她也不需要我的電話,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跟我說這些,只會讓我覺得惡心!”

    說完,她頭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惡心……

    輪椅上,云越承低低的笑起來,看來這次出去她膽子是真的大了許多,以前都只敢在心里偷偷罵他,現在都敢直接罵出口了,他真是喜歡看她在手里掙扎的樣子。

    “少爺。”一名男子站在門口恭敬地低下頭。

    “都準備好了嗎?”云越承問。

    “準備好了。”男子道。

    “嗯。”

    云越承唇角勾起一個弧度,笑容令人不寒而栗。

    ……

    走出房間。

    云懿朝甲板上走去。

    迎面忽然走過來一名年輕女子,穿著一件淡紫色的長裙,肌膚白皙、妝容精致,看到云懿便停下腳步,轉著一雙大眼睛打量她。

    云懿眼睛都沒眨一下,徑直從女子身邊走去,身后忽然響起那名女子的聲音:“喂,你站住!”

    云懿停下腳步,轉過頭面無表情地朝她看過去:“什么事?”

    “你看到我為什么不說話?”女子道。

    云懿莫名其妙:“我為什么要和你說話?”

    女子愣了下,貌似也沒想到為什么一定要說話的理由,但是兩個陌生人在這種地方遇到,打個招呼不是應該的么。

    被云懿這樣一說,女子有些尷尬了。

    云懿掃了她一眼,眼里多了幾分了然:“你是來和云深相親的,司徒家的人?”

    “我叫司徒嫣然。”女子道。

    “我又沒問你的名字。”云懿面無表情地道。

    司徒嫣然愣了下,皺起眉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嗎?”

    “什么?”云懿愣了下,回過神有些自嘲地道:“我已經心情不好很久了。”

    “是嗎?那這個給你吃。”司徒嫣然忽然朝她伸出手,掌心里躺著兩顆糖果,笑瞇瞇地道:“我每次不開心的時候就吃糖,女人不能總是不開心的,因為這樣會老得很快的,到時候就變丑了,喜歡的人就不喜歡你了。”

    云懿有些驚奇的看著司徒嫣然撲閃著的大眼睛,司徒家竟然派了這么個人來和云深的聯姻?

    “嗯?”

    見云懿沒接糖,司徒嫣然還伸著手,微微挑了挑眉,一臉笑容地道:“你嘗嘗吧,這個糖果很好吃的,是我哥哥特意買給我的。”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理财平台理财产品都一样的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查询 国产Av免费毛片在线看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 22选5开奖结果 今天晚上 9月股票推荐 青铜步行者什么意思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介 长沙按摩师 青海十一选五今日预测 幸运pk10在线计划 8月19日竞彩比分 日本av片下载论坛 澳洲幸运五开奖记录中国体彩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走 蓝球即时指数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