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八百八十一章 古書殘篇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自高文陛下加冕,整個國度重新成為一個整體,政務廳便下達了命令:

    對全國所有的書籍卷宗進行一次全面的整理,對所有的知識進行保護性的修復。

    這項工作的意義在于梳理那些自開拓年代之后便零落分散在人類世界的技術資料,以遏制人類文明技術斷代造成的影響;在于保護歷史證據和舊王國各種地區記錄,以結束昔日那種各地記載混亂、歷史與傳說混雜扭曲的局面;在于收納整理所有教會的典籍,進一步對帝國境內的宗教勢力進行收編改造,并削弱、消除傳教士階層的知識壟斷。

    有無數的學者、教士和文書人員投身到了這項可能會影響帝國未來百年的事業中,而和那些轟轟烈烈的、吸引了無數視線關注的工程項目不同,他們的工作顯得低調又枯燥:

    與陳腐的古書進行無休無止的糾纏,在大量重復的、零碎的甚至是自相矛盾的文字中整理出案卷,霉的古書和落滿灰塵的長卷中有的記載著源自古剛鐸時代的強大技術,有的卻只是某個蹩腳貴族詩人隨手寫下的粗詞糟句,而所有這些東西都被淹沒在全國各地的故紙堆中,在一次次宮廷斗爭、教會斗爭和領主戰爭中被磨損的面目全非,近乎被人遺忘。

    長達數百年的文明衰退和混亂的中世紀式貴族體系實在摧毀了太多的東西,有太多寶藏在這個過程中蒙塵了。

    而賽文·特里作為這項事業的參與者之一,他的工作開始的其實更早:早在盧安城被塞西爾家族接管之后不久,他便在這里和這些年代跨度達幾個世紀的書本打交道了。

    盧安城作為昔日南部圣光教會的總部,是當時南境最大的文化中心和“知識樞紐”,壟斷神權和大量知識的教士們不斷把南境各地的書籍搜羅到這座教堂之城大大小小的圖書館中,自第二王朝開始,他們這樣做了整整一百年——在書籍就等于財寶的年代里,這差不多是每一個貴族和教會都會做的事情。

    舊時代傳教士們不知疲倦的“掠取”行為導致了南境其他地區的愈衰落,但從另一方面,賽文·特里不得不承認:正是這種貪婪的掠取和搜羅行徑,才在當年南境整體一片混亂衰退的大環境下讓許多珍貴的典籍得以保留了下來。

    賽文·特里在一座高聳的書架前停下了腳步,他仰起頭,目光在那些封面深沉的大部頭書籍之間掃過,并漸漸向上移動,一直移動到那莊嚴厚重的石質穹頂。

    這是盧安城里最后一座還未完成歸檔整理的圖書館,存放在這里的大多是各個時代搜羅來的書籍抄本以及和圣光教義無關的“無信之書”,類似的書籍在這座城里并不受到重視,因此保存條件也較為惡劣,圖書館中用于過濾空氣的古代法陣就如破風箱一般艱難地運轉著,各個書架上用于延緩書籍霉風化的祝福效果也殘缺不全,很多本可以保留下來的珍貴資料就這樣在不見天日的環境里慢慢變成了殘骸——為了搶救這些珍貴的書籍,盧安地區最優秀的修書匠人和抄寫員、文法學者都被集中到了一起,即便如此,這里的工作進展仍然是最慢的。

    但好在每天都有進展,已經有越來越多的珍貴資料被現和修繕,或在徹底損毀之前謄抄、復印或儲存在了新的介質中。

    就在這時,一名身穿灰色短袍的教會侍從從旁邊快步走了過來,在賽文·特里面前恭敬地低下頭:“大司教,我們現一本書,看起來有些奇怪。”

    大司教,這是教會重組之后的新稱謂,用于取代之前的樞機主教或教區大主教,賽文·特里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坐上這樣的位置,但考慮到圣蘇尼爾的主教團在一日之間全員殉教、各地區主教多數被驅逐、南部教區中層以上神職人員遭遇大洗牌的現狀,他這個在盧安城中既有資歷又足夠進步的教士能在數年內連續晉升成為大司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有些奇怪的書?”賽文皺了皺眉,“帶我去看看。”

    一本書被攤放在書架之間的工作臺上,表面的灰塵和霉斑已經被清理過一遍,某種煉金藥劑的氣味飄蕩在空氣中,一旁還放著整整齊齊的藥劑瓶、抄寫用具以及修復古書用的刮刀、牙板、羊皮紙片等工具,這讓桌上的書本看上去仿佛一具待解剖的尸體——四周都是驗尸用的工具,而修補匠和抄寫員們正在等待這本尸骸說出它的秘密。

    賽文·特里搖了搖頭,把那不著邊際的胡思亂想甩出頭腦,在向旁邊的修補匠確認了書籍狀況之后,他坐下來,小心翼翼地翻開書頁,同時對旁邊人詢問:“有什么現?”

    “這是一本拼合起來的書——收藏者似乎并不清楚它背后復雜深邃的起源,而是將其當做鄉野傳記一般粗暴對待,把好幾本壓根無關的殘篇粗魯地糅合到了一塊,”一名頭花白的學者站在旁邊說道,“我們一開始只注意到了它開頭的幾篇鄉野怪談以及某個落魄貴族在書頁上做的標注,險些錯過它后面的東西……”

    粗魯拼合起來的書——賽文·特里對這樣的情況并不陌生。偏遠之地的落魄貴族會這么干,他們本身并不比田地間的農夫聰明多少,卻要維持自己的貴族體面和“智慧的形象”,把那些殘缺失傳的書籍殘篇收集整理成冊是他們彰顯自身學識和貴族底蘊的手段之一——然而真正的殘篇修繕工作是只有淵博的學者才能做到的事,那些不學無術的家伙能做的,只不過是把一些他們自己都看不明白的破爛書本拼湊到一起罷了。

    大司教搖了搖頭,略過了開頭那些無趣的怪談故事,將書頁向后翻去,一旁的學者則湊近一些,指著其中一部分書頁的角落或書頁間中縫不起眼的位置:“您注意這些,這里……還有這里,這些花紋……”

    “看上去像是某種紋章……盾形邊框,荊棘,寒霜符號……”賽文·特里的眉頭漸漸皺起來,“是貴族紋章,上層貴族,但記錄者刻意進行了變形,似乎不打算公開身份。我們需要一個紋章學者,或者貴族譜系方面的專家。”

    “剛才伯克朗先生已經鑒定了這些花紋,大司教閣下,”學者說道,“在按照紋章學規則反向還原花紋之后,我們確認這是北方維爾德家族的徽記。”

    “北方公爵?”賽文的表情一下子嚴肅起來,“這部分書頁是維爾德家族的某個成員留下的?”

    “還是比較核心的成員——在紋章學方面很專業,而且有資格隨意使用家族紋章。另外,我們還在書頁中檢查到了微弱的魔力印記——這些羊皮紙已經有六百年的歷史了,里面的魔力卻還未完全消散,這意味著留下它們的甚至可能是最早期的幾位北方公爵之一!”

    賽文·特里忍不住低低驚呼了一聲:“六百年?!”

    “是的,煉金反應鑒定的結果讓我們也吃了一驚——它們能在保存條件不佳的情況下安然留存至今也是個奇跡,但我想這和書頁中至今仍未完全散去的魔力有關,”學者點點頭,“不過雖然書頁大體完整,里面的字跡卻磨損、污損的比較嚴重,我們正在想辦法修復這一點。”

    “……或許我們需要把這件事上報,維多利亞女公爵會對此感興趣的,”賽文·特里輕輕舒了口氣,點了點頭,“另外能查到這本書的來歷么?我很好奇它為何流落在這里。”

    “只能查到一部分,這里的收藏記錄顯示這本書是東南邊的一個小教堂進獻過來的——它在那邊曾險遭失竊,之后當地教堂的牧師們認為它不宜繼續保存在小教堂里,便把它獻給了圣盧安大教堂。很顯然,這本書在被獻上來之后也沒怎么受到重視。”

    賽文·特里聽著身旁人的匯報,眉頭再次微微皺了起來。

    ……

    風在耳旁掠過,夏日的天空顯得高遠而又開闊,一個暗淡的黑影在一座座建筑物的頂端跳躍著,最后停在了法師區的一座鐘樓上,在陰影中,緩緩浮現出了一只琥珀。

    “半精靈”少女以一個外人看來很驚險的姿態坐在鐘樓的外沿,享受著愜意的風,面帶微笑地俯瞰著這座城。

    她喜歡這種在屋頂之間跳躍的感覺,原因卻并非高文平日里調侃的“職業病難以治愈”,她真正喜歡的,是在跳躍的過程中所感受到的開闊和無拘無束——天空一望無際,耳畔是掠過的風,這種感覺或許讓很多人心驚膽戰,卻讓琥珀莫名的安心享受。

    她曾經并未考慮過這喜好背后是否有什么原因,但現在仔細想想,她覺得這或許是因為自己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生活在一個陰暗封閉、不見天日的地方吧……

    和單調的暗影界比起來,還是這個色彩豐富的“現世”有意思。

    琥珀打開了隨身的小包,從里面取出她平日里收藏的各色零食,在鐘樓外沿的狹窄平臺上攤放開,開始享受這難得的清閑時刻。

    通往帝國學院的大道在她斜下方延伸出去,道路上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路人。

    有穿著夏日服飾,以襯衫長褲或簡式衣裙為主的本地人,也有穿著打扮各式各樣的異邦來客,有忙碌生活的普通市民,也有身穿帝國學院制服的學生——在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琥珀甚至看到了身材仿佛小孩子一樣的、有著灰白色頭的灰精靈以及體型壯碩的獸人,他們操著口音稀奇古怪的各色方言甚至異國語言,在這異國他鄉的繁華dìdū中來來往往——為了求學,為了財富,或者僅僅為了增長一分見識。

    自從去年的一系列外交行動取得成果,在越來越多的經濟交流和文化交流的大背景下,曾經隔絕而僵硬的大陸各國終于漸漸松動了,每天都有更多的訪客造訪這座新時代的第一座國際化都市,或造訪帝國的其他幾處繁華城市,這些訪客帶來了舊時代的商人難以想象的利益,而利益……讓更多的人對新時代趨之若鶩。

    一切就此循環運轉起來。

    帝國的情報部長和內部安全最高委員便坐在高高的塔樓上,一邊嗑著瓜子一邊俯瞰著這一切。

    “話說這城里的人是越來越多了啊,還有好些奇奇怪怪的陸地種族,”一個聲音突然從琥珀身后傳來,“你們陸地上稀奇古怪的智慧物種還真多……”

    琥珀被這突然冒出來的聲音嚇了一跳,頓時差點連人帶零食一起從塔上掉下去:“媽耶!!”

    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她扭頭看了一眼,赫然看到提爾的臉正從后面安置大鐘的閣樓陰影中探出來——再往后則是海妖小姐的上半身以及一大坨盤起來的蛇尾巴。

    “你嚇死我了!!”琥珀瞪著眼睛驚魂未定地看著這深海咸魚,這是她作為一名暗影大師為數不多被其他人突然冒出來嚇一跳的經歷,而更糟糕的是她此前竟然沒注意到提爾就在身后,“你在那干什么!”

    “找地方睡覺啊,”提爾打了個哈欠,“貝蒂正帶人給我房間里那個水池子洗刷換水呢,我就出來找地方睡覺了……”

    “我差點掉下去,”琥珀又瞪了提爾一眼,“我跟你講,你這種隨便占用公共設施睡覺的行為得立法禁止才行……”

    “我才不信就這點高度能把你摔死——上次我看到你從市中心的魔能廣播塔跳下來,一路六十次暗影步竄到地上,頭都不亂的——那個高度我能摔死三次,特慘的那種,碎一地,”提爾一臉自豪地說著,隨后直接無視了琥珀微妙的表情,往前拱了拱,把腦袋探出到鐘塔外,一邊看著下面的景色一邊嘀嘀咕咕,“真是熱鬧啊……在安塔維恩,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出現過這么熱鬧的景象了。”

    “安塔維恩……我記得那是你們海妖的首都吧,”琥珀飛快地適應了提爾的話題節奏,“其實我一直挺好奇的,你們海妖到底是個怎樣的社會?”

    提爾看了琥珀一眼:“不愧是情報部長,你這是想收集情報?”

    “閑聊啊,”琥珀翻了下眼皮,“你想太多了。”

    “其實也無所謂,”提爾隨口說道,“你想聽,我可以跟你說一點。”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手机捕鱼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计划 2014 3月股票推荐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 腾讯欢乐捕鱼大战辅助 qq游戏麻将怎么开自定义房间 上海快三预测号码查询 一分钟赛车稳赚规律 怎样看股票涨跌 三国麻将手机下载 一套棋牌app大概多钱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 上海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今天3d的试机号 长春快餐女微信 贵州快3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