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八百七十九章 觸及邊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燃文書庫  ,最快更新黎明之劍最新章節!

    一道不斷擴散的淡藍光環從檢測門周圍蕩漾開來,伴隨著人工智能歐米伽的語音播報,屏障打開了,通往塔爾隆德的大門在諾蕾塔面前穩定下來。

    這潔白而優雅的巨龍鼓動雙翼,以一個漂亮的滑行穿過了大門前的導航燈環,屏障入口在她身后收縮閉合,將極北冰洋上呼嘯的冷空氣隔絕在外。

    諾蕾塔低下頭,享受著天氣控制器塑造出的舒適溫度,青翠的群山和丘陵在她視野中延展,城市與城市之間的低空交通網在大地上錯落交織,在這故鄉熟悉的景色中,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四個生物肺和兩組機械肺都浸潤在潔凈溫暖的空氣中。

    塔爾隆德四季如春,至少最近四個千年都是如此,但在更早一些的時候,這片大陸也曾被冰雪覆蓋,或遍布熔巖火海——巨龍,這個被困在籠子里的種族,他們漫長的文明就和漫長的生命一樣無趣,在以千年計算的歲月中,元老院差不多每十個千年就會重置天氣控制器以改變這片大陸的“外貌”,而在現在的周期里,塔爾隆德的“主題”是春天。

    這種改變是在神明注視下少有的幾種被許可的“胡鬧”行為,它沒什么意義,但龍們樂此不疲。

    腦海中閃過了一些沒什么意義的念頭,諾蕾塔開始壓低自己的高度,她在外部山峰屏障盤旋了一下,便筆直地飛向位于崇山之間的阿貢多爾——秘銀寶庫總部的所在地。

    崇山峻嶺之間,壯美華麗的阿貢多爾正沐浴著暗淡的陽光,這個漫長的白晝即將抵達終點,統治天空將近半年的巨日也在日復一日的起伏中漸漸有了沉入地平線的趨勢。白色巨龍在夕陽中飛向位于山頂的一座華美宮殿,那宮殿一側的墻壁已經自動打開,有寬闊的起降平臺延伸出來……

    諾蕾塔平穩地落在起降平臺上,活動了一下因長途飛行而略有些疲憊的雙翼,隨后她聽到一個尖銳的叫聲從自己腳下傳來:“哎你踩我全身了!”

    白色巨龍原地停頓了一會,才慢慢低頭看向腳下,看到一個身穿淡紫色衣裙的身影正使勁從自己巨大的龍爪下往外鉆著,又是幾秒種后,她才慢慢用并不驚訝的語氣說道:“梅麗塔——你為什么站在平臺上?”

    “我剛在這兒降落不是還沒來得及走開么!!”梅麗塔終于鉆了出來,立刻仰起頭對多年好友大叫起來,“你眼神又沒毛病,難道你沒看見我?!”

    白龍低著頭:“……沒看見。”

    “……你這就是報復,你這報復心太重了,”梅麗塔頓時大聲抱怨起來,“不就是上次不小心踩了你一下么,你竟然還專門踩回來的……”

    諾蕾塔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低頭看著好友在那里抱怨個不停,等到對方終于稍稍安靜下來之后,她才不緊不慢地說道:“我在人類世界看到了一本書,關于騎士和惡龍的,里面有些故事看起來很眼熟。”

    正在大聲抱怨的梅麗塔頓時就沒了動靜,良久才尷尬地仰起頭:“大概……大概是人類那幫吟游詩人這兩年編的故事?”

    “是數百年前的故事,再版,”諾蕾塔眼睛不眨地看著腳下那個小小的身影,龍爪似不在意地挪動著,“而且似乎還很受歡迎。”

    梅麗塔立刻嘀咕起來:“該死……不是說人類的忘性很大么……”

    諾蕾塔卻只是低著頭又看了這位好友兩眼,隨后她搖了搖頭:“算了,回頭再說吧。我和那位高文·塞西爾見了一面,帶回一些東西要給議長過目,你那邊的任務情況如何?”

    “高文·塞西爾?”梅麗塔發現對方不再追究那個勇者斗惡龍的反派故事,先是松了口氣,緊接著便聽到了某個熟悉的名字,眉毛下意識地抬了一下,“這可真是巧了……某種意義上,我這次要報告的東西也和他有關系。

    “我們找到了塞西爾家族在一百年前遺失的那面傳奇盾牌,就是高文·塞西爾曾經帶著一路殺出廢土的那面盾牌——你猜那東西是什么做的?”

    看著梅麗塔臉上那明顯賣關子的表情,諾蕾塔只是淡然地搖了搖頭:“我不猜——你說不說?”

    梅麗塔被噎了一下,但很快便頗為習慣地聳聳肩,隨口說道:“除了一些拙劣的附加配件之外,那面盾牌的主體有很大概率是從‘蒼穹’上掉下來的,如果我們判斷沒錯,是主機陣列的一部分。”

    諾蕾塔平靜淡然的模樣瞬間被打破了,在她那覆蓋著鱗片的巨龍面孔上,竟瞬間流露出人類都可辨認出的驚訝之情,她忍不住低聲驚呼:“蒼穹……你確定?!”

    “基本可以肯定,你知道的,雖然我是個年輕的龍,但跟我一起出任務的卡拉多爾可是一位學識淵博的老年巨龍。”

    “……這可是個……不一般的發現……一個人類,在長達十幾年的時間里竟然一直手持蒼穹的碎片,難以想象這會對他造成多大的影響……怪不得他當年死那么早。可復活又是怎么回……”諾蕾塔下意識地喃喃自語著,但突然間她又皺了皺眉,“等等,不對啊,如果是蒼穹掉下來的碎片,那應該落在赤道附近才對,偏離再遠也不可能偏離到洛倫大陸北部去,它是怎么落到當時領導北方遠征軍的高文·塞西爾手里的?”

    “真要放開想象力,可能性就太多了,說不定那碎片原本確實是掉在赤道附近的,然后輾轉到了洛倫大陸北方呢?比如落在了精靈手里,然后被游歷的精靈帶到了北邊,也可能跟三千年前那次撞擊有關,那一撞……嘖,可真是碎片飛濺啊……”

    “三千年前的撞擊……”似乎是梅麗塔的話突然觸動了諾蕾塔的思緒,后者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忍不住一邊嘀咕一邊輕輕搖了搖頭,“我們到現在還沒搞明白自然之神當時到底為什么要那樣做……那真是驚動了太多超凡存在,甚至連我們的神都被驚動了……”

    梅麗塔正要開口,突然感覺一股隱隱約約的注視感和從靈魂深處泛起的不安從四面八方涌來,她立刻搖了搖頭:“諾蕾塔,我們還是不要繼續討論這些了,”

    “……你說得對,”諾蕾塔也同樣理智地閉上了嘴巴,與此同時,一層不斷變幻的光幕開始從上而下地籠罩她全身,“我們先去見安達爾議長吧,這個世界……或許真的要開始變有趣了。”

    ……

    被華麗立柱和浮雕墻壁環繞的圓形大廳內,燈光逐一亮起,水晶般的透明光幕從空中降下,熒光映亮了安達爾那到處充滿植入體改造痕跡的龐然身軀,這令人敬畏的古老巨龍從淺睡中醒來,他看向大廳的入口,看到已經化為人形的諾蕾塔和梅麗塔正走到自己的心靈王座前。

    “啊……兩個富有才華的年輕龍,”安達爾議長蒼老溫和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語氣中似乎帶著笑意,“你們來了。”

    諾蕾塔上前一步,微微欠身致意:“議長,我們完成了各自的外勤任務,有特殊情況需要直接向您匯報。”

    “說吧,我在聽。”

    諾蕾塔和梅麗塔對視了一眼,接著后者點點頭,示意前者先開口。

    諾蕾塔便抬起頭,看向心靈王座上的上古巨龍:“人類世界的塞西爾帝國建造了一種規模龐大的、基于魔力的通訊系統,他們最大功率的天線在近期捕捉到了一組神秘信號,我認為這信號值得關注。”

    “神秘信號?”安達爾議長的一只機械義眼轉向諾蕾塔,“是東部遠海那些元素生物制造出來的么?她們一直在嘗試修復那艘飛船,經常會制造出一些奇怪的……‘動靜’。”

    “應該不是,”諾蕾塔搖搖頭,“我已經記錄了信號的副本,希望可以通過您的權限,讓歐米伽的高級心智層直接分析它一下。”

    安達爾短暫思索了一下,微微點頭:“可以。”

    隨著他話音落下,心靈王座前的一塊地板應聲發生了變化,金屬覆蓋物在微弱的摩擦聲中收攏起來,一個淡金色的、表面閃爍細微燈光的合金立柱從地板的開口中升了上來,立柱頂端則有著一系列的接口、晶片以及閃爍的符文。

    諾蕾塔上前一步,從脖子后面摸索了一下,隨后伴隨著咔噠一聲輕響,她打開了脖頸后面隱藏的仿生蒙皮蓋板,并從中抽出了一根細長的線纜——那線纜末端閃爍微光,下一秒便被連接在心靈王座前的合金立柱上,嚴絲合縫。

    千分之一秒內,諾蕾塔便把之前轉存在自己輔助電子腦中的信號樣本上傳給了歐米伽。

    梅麗塔則在旁邊看著這一幕忍不住直皺眉:“連人形體都做這種改造……我是接受不了……”

    “這有助于后方支援任務,”諾蕾塔扭頭看了對方一眼,“你是一個年輕的龍族,思維卻如此古老,連植入體改造都比大多數龍保守。”

    梅麗塔剛想說些什么,便聽到安達爾議長在心靈王座上輕輕咳嗽了一聲,于是頓時閉上了嘴巴。

    “現在,讓我們聽聽這信號的原始律動——”

    伴隨著安達爾議長的話音落下,偌大的圓形大廳中開始響起了一陣低緩輕柔的嗡嗡聲,緊接著圍繞在心靈王座四周的水晶帷幕上同時出現了震顫的圓環和跳躍的曲線,一個聲音在嗡嗡聲中變得越發清晰起來——

    那聽上去是帶有韻律的嗡鳴,中間夾雜著心跳般的低沉回響,就仿佛有一個無形的歌者在哼唱某種超出凡人心智所能理解的歌謠,在連續播放了十幾秒后,它開始重復,并周而復始。

    大廳中回蕩的聲音突然停止了,安達爾議長的聲音再次響起:“轉化為音頻之后暫時聽不出什么——這可能是某種靈能歌聲,但也可能只是人類的天線在和大氣中的魔力共鳴。我們需要對它做進一步的轉換和解譯。歐米伽,開始吧。”

    歐米伽的聲音在大廳中響起:“開始將原始信號轉譯為數字組合,轉譯為幾何圖形,轉譯為標準光譜,轉譯為多進制編碼……開始測試所有組合的可能性……”

    在歐米伽開始工作的同時,安達爾議長溫和的聲音也同時傳入了梅麗塔和諾蕾塔的耳中:“不管這信號到底是用什么規律編碼或加密的,數學都一定是它的通用語言,規律就蘊藏在數字中,除非發出這信號的是徹底的混沌生物,或凡人無法理解的心智……”

    梅麗塔和諾蕾塔一邊聽一邊點頭,接受著這充滿智慧的教誨,然而突然之間,一股難以言喻的、源自靈魂的敬畏和窺視感攝住了現場每一個龍的心靈,諾蕾塔和梅麗塔的臉色同時一變,安達爾身上的植入體燈光也瞬間明滅不定起來——

    “歐米伽,停止解析。”議長立刻喊道。

    “歐米伽明白,停止解析,任務掛起。”

    “剛才……”梅麗塔艱難地抬起頭,臉上帶著冷汗低聲咕噥著。

    “神在注視我們,一個警告……”安達爾議長的臉色異常難看,“我們不能繼續了。”

    隨后他慢慢喘息了幾口氣,才把后面的話說完:

    “這不是我們該聽的東西。”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3d专家预测南方双彩 秒速赛车属于赌博吗 长春红灯区哪里最多 超级捕鱼大亨 东北麻将下载 护士视频a片 微乐捉鸡麻将新版本 11选5高手是怎么赢钱的 万科a股票分析论文 短线炒股平台 微乐长春麻将安卓版下载 好运彩3投注河北 双色球开奖直播视频今天新浪 火箭vs开拓者季后赛第六场录像 850游戏控制id 内蒙古快三和尾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