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八百六十九章 北港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冷冽寒風從大海的方向吹來,卷動著海岸上高高飛揚的帝國旗幟,在藍底金紋的劍與犁徽記下,士兵與技術工匠們正在將今天的第三根固定樁與鋼鐵框架焊接在一起——尚未封裝的魔網符文在不遠處的地面上閃耀著微微光暈,熱能光束掃過鋼鐵時飛濺出的火花落在前不久剛完成硬化的地面上,十余米高的金屬框架內部,一部分銅制的管道和導熱鰭片已經被固定在特定位置,只等待和其余的熱管連接起來。

    這個龐大的裝置是“廢熱回收中心”的一部分,通過管道內循環流動的煉金溶液,這個裝置將把旁邊幾座設施——包括一座煉金反應塔、一座符文熔鑄工廠以及一座軟泥怪廢棄物焚燒中心——釋放出的廢熱收集起來,并通過高效率的熱交換器分配到營地的供暖系統中,用來為海岸西側的部分區域供暖。

    要想在寒冷的北方地區長期生存,類似的技術必不可少,它遠比砍伐山腳下那些生長緩慢的寒帶樹木燒火取暖要干凈、高效的多,而且也能最大限度地避免影響到當地居民的生活,在未來的某一天,這些設施甚至可以用來給附近的居民點供暖——當然,那就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而在更遠一些的地方,在北港海岸附近的開闊平坦地面上,大大小小的簡易房屋、軍帳、塔樓以及一部分新建起來的磚瓦房屋已經錯落分布,物料堆棧場上的物資堆積如山,近期陸續抵達工地的大型工程機械正在忙碌,一道向著大海延伸的臨時棧橋已經被搭建起來,棧橋附近則是規劃中的、將來要用于建造干船塢的大片區域。

    那臨時棧橋并非依靠固定樁之類的東西固定在近海的海床上,也沒有用到浮橋,而是依托數個巨大的冰樁建造,那些冰樁如鐘塔般粗大,從海底凍結并一直延伸至海面,又有大量分支冰柱深深刺入海底,整體堅固異常。

    拜倫站在臨時棧橋附近的一座大石頭上,迎著海風高興地笑著,他忍不住對身旁的維多利亞大執政官說道:“你的寒冰法術還真令人驚嘆——我早聽說過維爾德家族將寒冰魔法的技藝鉆研到了極致,卻沒想過它竟然可以這么厲害……當你在海洋中升起十二道寒冰‘巨柱’的時候,那一幕幾乎是藝術了。”

    “你過贊了,這只是對魔力的粗暴使用而已,”維多利亞淡然地搖了搖頭,在冷冽的寒風中,這位“北方女王”仍然身著長裙,飛舞的細碎冰雪就仿佛屏障般保護著她,“而且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我會把這些魔法技藝用來……建造東西,這是很新奇的體驗,我很高興自己第一次嘗試時沒有搞砸。”

    “魔法是一種便利的東西,用它改善生活或推進技術發展,遠比把法師們的力氣浪費在戰場上要劃算的多——這不是我說的,是陛下說的,”拜倫笑著說道,“雖然我不太懂魔法領域的事情,但我一向高度認可陛下說的這些話,因為至少在瑞貝卡公主把她的力氣用在實驗室里之后,其他地方莫名其妙的爆炸和著火事故就減少多了……”

    維多利亞想了一下,很認真地說道:“但在我看來,瑞貝卡殿下的魔法天賦其實遠比所有人想象的要高——她將火球塑造成陛下等身雕塑的本事才是真正的‘魔法藝術’。只不過我也無法理解這其中的原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倒是很想和她共同研究一下塑能領域的奧秘……”

    這位冰雪大公總會在奇怪的地方認真起來,拜倫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他沒有讓這個古怪的話題繼續下去,而是隨口提起另一件事:“作為北境的統治者,你隔三差五就在‘北港’滯留真的沒問題么?”

    “北境的統治者是北方諸行省的政務廳,大執政官的權威只是政務廳的一部分,”維多利亞淡淡說道,“至于北港這邊……北港是目前整個北方地區最重要的工程之一,來自帝都的眼睛時刻注視著這邊,而且我經常來這里露面……也是為了表明維爾德家族在這件事情上的態度。”

    拜倫搖了搖頭:“希望北境的那些家族們有朝一日能明白你的好意——你在竭盡全力地避免他們被列入‘名單’。”

    維多利亞沒有說話,她只是靜靜地站在那里,清冷的目光緩緩掃過整片海岸線,以及海岸線遠處連綿起伏的群山。

    拜倫所領導的“北方建設兵團”已經在這片冷冽的海岸線駐扎了一個月,六十多天的時間里,工程設備晝夜開工,源源不斷的物資從后方送來,在魔法和現代工業的雙重推動下,一片頗具規模的海港雛形正在迅速成型,這毫無疑問令人振奮。

    但這聲勢浩大的建設活動以及規模龐大的建設兵團也毫無意外地吸引了許許多多的視線。

    這里是北境,寒冷而頑固的北境,遠離每一次王國內戰,遠離每一次政治洗牌,遠離魔導工業的北境,在這片冰封的群山深處,古老的家族以及這些家族浸入血脈的悍勇頑固之風就和幾個世紀前一樣,幾乎沒什么改變。

    他們本能地拒絕有人在他們祖祖輩輩生活的土地上“搞動作”,哪怕這些人是來幫他們建設這片土地的,哪怕這片土地的傳統統治者已經公開表明了態度、做出了警示,也還是有不少人對北港項目暗自抵觸。

    這里的人們還沒有產生“帝國是一個整體”的概念,給他們講什么是國家規劃是沒用的。

    盡管維多利亞曾經對拜倫表過態,明確表示了會支持北港建設,并且不介意為此“敲打”那些不識時務的當地家族,但歸根結底,她也不希望看見有太多人被掛在北港外的旗桿上——一個港口豎立太多旗桿,對整個北境而言可不“美觀”。

    所以她這個“北方大公”只能選擇在北港工程的早期多來這里露幾次面,至少……維爾德家族的威嚴在這片土地上還是管用的。

    拜倫的目光則望向了遙遠的海面——在這個晴朗少云的日子里,一個超凡者可以眺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他的視線越過了微微起伏的大海,越過了那些在陽光下泛著微光的泡沫,圣龍公國的“入海半島”以及紫羅蘭王國的部分邊界都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但更遠的地方,便只有白茫茫一片了。

    那是即便超凡者的目力都難以觸及的距離——需要依靠強力的魔法道具或額外的法術效果才能看到那么遠。

    “風暴圈的方向么……”維多利亞注意到了拜倫眺望的方向,她微微點了點頭,“在比較罕見的日子里,天氣足夠晴朗,而那層風暴又正好擴大了規模,就可以目視觀察到,不過這段時間應該是看不到的——北部外海的風暴圈在夏季會收縮,最外層的云墻比平常更加遠離陸地,正常情況下無法用肉眼觀察到。不過凜冬堡有一個大型的法師之眼裝置,它在任何季節都能看到入海半島的對面,我偶爾會用它來觀察那片風暴。”

    拜倫好奇地看了維多利亞一眼:“觀察出什么名堂了么?”

    “除了確認它真的不會消散,以及確認了它的變化周期之外,沒有任何發現,”維多利亞搖搖頭,“那片海洋并不平靜,已經到了人類無法涉足的區域,傳奇強者也會在風暴圈外葬身大海——沒人知道那層風暴是怎么形成的,更不要說去確認它的內部結構。”

    “陛下似乎認為那是巨龍國度‘塔爾隆德’的防御體系之一,越過風暴就是巨龍的領地,”拜倫隨口說道,“要我說,他可以直接跟那位經常來拜訪的巨龍小姐……好像是叫梅麗什么的,跟那位巨龍小姐談談,說不定能打聽到什么。”

    維多利亞面無表情地開口道:“……北方地區多有關于龍族的傳說,大多來自圣龍公國,在我們的觀點里,龍族不是什么好打交道的角色。”

    拜倫不置可否地嘿了一聲,隨后一邊眺望著海面一邊若有所思地慢慢說道:“不好打交道啊……但照這個趨勢,當我們踏出這片陸地,向遠海派出船只之后,遲早什么種族都要打交道的……”

    維多利亞看了拜倫一眼,張了張嘴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在她開口之前,一陣隱約的騷動卻從營地南部傳來,打斷了她想說的話。

    循聲望去,她看到營地南部的檢查站附近不知何時已經聚集起了規模不小的一群人,隔離線外的人都穿著平民的衣服,檢查站的士兵則已經前去維持秩序,吵吵嚷嚷的聲音不時從那邊傳來,中間夾雜著濃重的北方方言。

    維多利亞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她隱約猜到了那邊正在發生什么,身邊環繞的冰雪瞬間凝聚,仿若冷冽的冰刀般在空氣中盤旋飛舞,她的語氣也如寒冬般森冷:“我在這里,竟然還會有人……”

    女公爵話音未落,拜倫突然揚起手打斷了她,這位傭兵出身的帝國將軍只是朝那邊看了一眼,便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臉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別太激動,大執政官,那些只是平民,而且是一些熟悉的面孔——你最近錯過了一些事情,但我知道是什么情況,不像你想象的那樣,這是小問題。”

    一邊說著,拜倫一邊跳到地上,邁步朝檢查站的方向走去,同時對跟上來的維多利亞說道:“等會你不要露面,他們可能會過于緊張——看著我處理就好。”

    維多利亞一頭霧水地點點頭,隨手釋放曲光力場遮蔽了自己的身形,她和拜倫一同來到營地南部的檢查站,而這里聚集的近百平民已經和檢查站的士兵涇渭分明地站成了兩排。

    “將軍來了……”“將軍來了……”

    人群中有人看到拜倫的身影,低聲提醒的聲音此起彼伏,士兵們讓開了一條通道,那些聚集起來的平民則整整齊齊地后退了兩步。

    用曲光力場隱去身影的維多利亞第一時間把目光放在那些平民身上——他們穿著粗布舊衫,但衣物還算干凈保暖,從神情面貌來看,這些都是住在附近的、常年干活的山里人,最令人在意的,是這些人中不但有健壯的男人,竟還有婦女和兒童——完全是拖家帶口來的。

    而在維多利亞心中猜測著這些聚集起來的平民是被哪個家族煽動時,拜倫已經幾步來到了人群面前。

    那些穿著粗布麻衣的人有些敬畏地看著眼前全副武裝、高大威嚴的帝國將軍,但竟沒有再后退。

    拜倫看了他們一眼,隨口說道:“你們聚集在這里,是想干什么?”

    語氣平淡自然,仿佛早已習慣。

    人群中有幾個男人站了出來,他們先是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隨后才大著膽子來到拜倫面前:“將軍,我們有話說……”

    拜倫眉毛一挑:“還是跟之前一樣?”

    “是,”幾個男人紛紛點頭,然后吸了口氣,扯著破鑼般的嗓子喊了起來,“南方人別碰我們的土地!你們在挖我們的礦脈和水源!!”

    他們身后聚集的平民們也跟著喊了起來,稀稀落落的喊聲持續了幾秒鐘,便全都停了下來。

    領頭的男人帶著一絲期待看向拜倫,后者則撇了撇嘴,隨手一揮:“都聽見了吧——把這些人抓起來,男人送去西區挖排水溝,婦女去處理土豆和肉干,孩子也去廚房幫忙,之后要上一個小時的識字課……這個看著都不到五歲的是誰帶過來的!?”

    一個又高又瘦的男人從人堆里鉆出來,帶著尷尬的笑:“我,是我兒子……他可靈光啦!而且他其實快七歲了,就是顯得瘦……”

    “我還沒瞎,他要能有五歲半我都給你當兒子!”拜倫瞪了高瘦男人一眼,隨后沒好氣地擺擺手,“進去進去,看好小孩,明天不準帶來了。”

    檢查站前的一群平民頓時喜氣洋洋地朝前走去,非常配合地接受了士兵的檢查和搜身,然后在幾個士兵的帶領下向著營地里面走去,之前帶頭的男人在經過拜倫身邊的時候還停了一下,討好地笑著:“將軍,還是日結吧?”

    “不然呢?”拜倫瞪了對方一眼,“帝國的軍人絕不欺騙百姓,說日結就是日結!”

    “好好,那就好……”

    男人高興地連連點頭,快步跟上了已經快走遠的隊伍,進到營地里面去了。

    維多利亞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一分钟赛车计划公式 河北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山东德州11选5走 3.10股票推荐 二三四五股票股吧 河北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 微乐单机黑龙江大庆麻将 河北福利排列7 自动麻将机28作弊方法 股票只跌不涨会怎么 国际棋牌去哪里下载 好运快三5分钟一期的 3d过滤缩水工具免 视频直播爵士vs火箭 香港六合彩八百万资料 pk10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