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八百五十五章 雛形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和塞西爾現有的網絡技術人員比起來,永眠者們最大的優勢應該就是非常熟悉思維聯網的流程以及應對各種意外情況——在過去的許多年里,他們都在用最危險的方式讓自己的大腦直接暴露在一個規模龐大的計算網絡中,安全機制的匱乏以及“人肉聯機”的先天缺陷讓永眠者們不得不時常面對一些危險局面,包括且不限于腦神經過載、心智受損、記憶串流以及靈魂上的種種問題。

    對他們而言,這一切都是家常便飯。

    正是因此,塞西爾人制造的、擁有一堆安全裝置且從物理上存在一層保險的“浸入艙”在這些永眠者看來簡直安全的像是鋼鐵打造的堡壘,可以同時保護身體和心靈的那種,躺進去便有一種身心放松感——不用自己耗費精力去維持網絡連接,也不用擔心什么心智噪波直接照射到自己的腦袋里,許多主教都聲稱自己可以在里面躺一輩子。

    馬格南一開始對那些浸入艙的安全等級感到非常意外,他能看出來塞西爾人為了這些安全措施多花費了多少研發成本,但很快他便想明白了其中關鍵——永眠者當初的心靈網絡是給超凡者用的,除了極個別例外,每一個聯網的人都有著強大的精神力量,遇上問題自己抗一下也就過去了,實在抗不過去的大不了回頭厚葬——畢竟大家是搞黑暗教派的,偶爾掛掉一兩個也算是傳統習俗的一部分

    但塞西爾不一樣,他們的網絡是給普通人用的,,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帝國,他們更有保護公民的義務,這也就導致他們制造出的浸入艙一切以安全為最高要求,甚至為此犧牲了一部分連接效能……

    兩種技術思路孰對孰錯,包括尤里和馬格南在內的大主教們都認為這其中沒有任何疑問——塞西爾皇帝是域外游蕩者,這地方的牧師拎的戰錘比人腦袋都大,當地人熱衷于用爆炸術和地震術開山挖礦。

    真理毫無疑問掌握在——且永遠掌握在——塞西爾帝國手上。

    帝國計算中心,思維大廳,心智樞紐前。

    氤氳的光輝在銀白色的合金支柱表面浮動,奧術能量形成的脈絡在金屬模塊的縫隙間如呼吸般明滅起伏,高高的立柱連接著大廳的地面和穹頂,時不時有復雜的符文和幾何圖形從支柱表面浮現出來,沿著其合金外殼飛快上升,一種悅耳的低沉嗡鳴聲在這間明亮的大廳中輕聲回響著,其中仿佛蘊含著不斷蘇醒的生機。

    “第三次試啟動,基底魔網已經穩定供能,”一名來自魔導技術研究所的技術人員站在附近的控制臺前,一邊看著上面亮起的諸多符文一邊高聲說道,“心智樞紐開始輸出順序信號——所有信號已得到確認!”

    尤里與溫蒂站在銀白色的合金立柱前,聽著魔導技師高聲報告進度,前者微微點了點頭:“看樣子順利啟動了。”

    “終于可以開始了……”溫蒂似乎是在回答尤里,又好像自言自語般輕聲說道,隨后她向前走了一步,輕輕將手放在那大型支柱的合金外殼上,開始釋放自己的精神力量。

    在這個時代,在研究領域,“超凡者在調試某些設備的時候不需要借助額外工具便可以操縱魔力”大概已經成了他們面對普通人研究員時唯一的優勢。

    大廳中的視線一瞬間全都集中到了溫蒂身上。

    塞西爾本土的技術人員在注視著她,更是注視著她面前的心智樞紐——無數人已經在這東西上耗費了大量的心血,只有經常跟浸入艙和網絡打交道的人才會理解這東西意味著什么,他們注視著這一幕,就仿佛在注視著技術的未來。

    現場的幾位永眠者同胞也在注視著她,他們卻是在注視著永眠者教團的過去:一個舊的時代終結了,全新的魔導技術將用來接管他們曾經創造出的一切,那個冰冷的設備正俯瞰著這里,在它內部,七百年的技術積累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蘇醒過來。

    有人期待,有人感慨。

    心智樞紐中泛起魔力的漣漪,溫蒂輕輕舒了口氣,露出一絲微笑:“你好,未來。”

    幾乎在同一時間,一旁的心智樞紐控制臺上空便浮現出了清晰的全息投影,馬格南的身影出現在全息投影中,他瞪著眼睛,嗓門一如既往很大:“嗚哦——嚇老子一跳!我已經進入心智樞紐了么?”

    控制臺前的魔導技師就仿佛沒有看到突然出現的馬格南,仍然板著臉一絲不茍地匯報著情況:“心智樞紐開始輸出響應……全信道暢通,我們可以‘看’到測試組發來的信號了。”

    馬格南瞪著眼睛,看了大廳里一圈,然后才指著自己:“‘信號’說的是我么?”

    尤里立刻皺起眉:“夠了,這是嚴肅的場合——我們就不該同意讓你第一個進入心智樞紐!”

    已經被轉移到心智樞紐中的馬格南聞言一攤手:“賽琳娜女士在監控上傳,梅高爾閣下在皇帝陛下那邊,網絡中的心智只有我一個——難道你要把自己上傳進來陪我?”

    尤里下意識地按了按額頭:“……我就不該和你理論……總之,你現在有什么感覺?”

    “……從大體感知上,和我們自己的心靈空間沒什么區別,”馬格南終于認真起來,開始回答尤里的問題,“只不過這里還非常……‘荒蕪’,我被投入了一片虛空,這里只有一些基礎的‘框架’和‘平臺’,應該是心智樞紐內置的原始空間。但我可以感受到其他人——那些正在使用浸入艙的同胞們,我能感知到他們的心智就在我周圍,只不過暫時看不到……”

    溫蒂微微點頭:“幾個測試組都還在等待下一步的指令,在所有信道開啟之前,你看不到他們是正常的。”

    “嗯,我覺得也是,”馬格南隨口說道,“另外,我還能感覺到這個地方很……狹窄。不過我想這應該是節點數量有限導致的。”

    尤里點了點頭:“目前算上輪班的普通測試人員,我們只能保證有一千個節點維持浮動連接,而且其中部分節點還要用來做一些額外的測試項目,剩下的節點當然不可能維持之前心靈網絡那樣的規模。不過一切很快就會好起來的——所有浸入艙已經通過測試,第二批連接志愿者和測試、維護人員也已經做好準備,等到計算中心正式啟用,心靈網絡就會重現……”

    “是‘敘事者神經網絡’,”馬格南立刻一臉嚴肅地糾正道,“時代變了,朋友——哈,這句話說起來果然莫名的有感覺,我開始理解為什么塞西爾人都喜歡追逐這些‘時髦’詞匯了。”

    尤里的眼角略微抽動一下,果斷不再理會以全息投影而非心理學投影形式出現在大廳中的馬格南,他微微側過頭,對身旁的溫蒂說道:“可以通知塞姆勒了——讓他開始下一步。”

    ……

    計算中心的上層區域,某間大型連接機房內,一個個浸入艙正整整齊齊地排列著。

    那些銀白色的艙蓋正處于開啟狀態,浸入艙內躺著的是曾經的永眠者神官——這些人換上了塞西爾技術人員的白色制服,每個人的表情都平靜中略帶一絲呆滯。

    他們目前處于淺層連接狀態,以單純算力節點的形式維持著心智樞紐的運行,他們正在等待下一步的指令,而負責這個房間的人正是曾經的永眠者大主教——塞姆勒。

    這個神情總是有些嚴肅的中年男人站在機房中心的控制臺旁,一邊關注著房間中央那根用來連接心智樞紐的立柱,一邊仿佛在沉思些什么。

    溫蒂的聲音突然從精神連接中傳來,打斷了塞姆勒的思索。

    他抬起頭,站在旁邊的一名昔日主教立刻反應過來:“要開始了么?”

    “心智樞紐已經穩定,馬格南在里面做好了準備,”塞姆勒慢慢點著頭,沉聲說道,“讓同胞們開始吧——閉合艙蓋,深層連接,梳理自己的記憶與心智,讓我們……首先建造大地和天空。”

    一個個合金艙蓋在機械裝置的作用下開始平穩下沉,艙蓋閉合的輕微呲呲聲連續不斷地傳入耳中,塞姆勒微微閉上了眼睛,在他作為高階超凡者的強大精神感知中,他能夠“看”到有一道道隱隱約約的“線”正從這個房間延伸出去。

    線連接成了網,小溪匯聚成了河流。

    而蔓延出“線”的房間,并不止這里一處。

    在整個計算中心,在思維大廳上層的諸多房間里,一道道思維洪流正在被連接起來,一個個人腦浮點正在激活。

    這里面不僅有曾經的永眠者,也有塞西爾原本的網絡技術人員,以及招募來專門負責提供計算力支持的“志愿者”。

    今夜,有一千人在計算中心參與這項工作,他們將構筑起“敘事者神經網絡”的雛形,并在這個網絡中進行最初的“創世紀”。

    他們在今夜創造出來的東西,將以浮動存儲的形式保存在所有的節點中,并伴隨著更多節點的加入和新舊節點的輪替被長久保留,快速演化,逐步完善……

    而在這些技術人員和志愿者中,普通人占據了大多數——數以百計的普通人在組成這個雛形網絡最初的節點,“浸入艙”讓這些人和超凡者公平地站在了同一條起跑線上。

    在由人類心智形成的網絡空間中,每一個人的思考都將再無超凡和凡人的區別。

    ……

    思維大廳內,以全息投影的形式出現在大廳中的馬格南正睜大了眼睛,帶著一絲喜悅描述著他在網絡世界中看到的情況:

    “開始出現光芒以及最基礎的大地了——他們正在構建一個開闊的虛擬界面……哦!我看到了天空!很簡陋,但很漂亮!”

    但尤里這時候已經不再在意馬格南的嗓門了。

    因為充滿智慧的塞西爾技術人員提前想到了在馬格南的發聲裝置上增加一個調節音量的功能——在確認某個嗓門奇大的家伙并不準備聽從現場工作人員關于實驗環境的友好建議之后,控制臺前的魔導技師直接把馬格南的音量調到了最小。

    為了完成工作,馬格南此刻必須待在心智樞紐中,沒辦法在網絡中自由活動便意味著他沒辦法把自己的意識投影到別的節點上,也就無法像往常那樣形成“心理學投影”,他只能像個廣播信號一樣通過大廳里的聲光設備來對外交流——贊美魔導科技,現在讓這家伙安靜下來只需要一些按鈕。

    尤里甚至覺得整個世界都美好起來了。

    “你知道么,溫蒂女士,作為一個在羅塞塔時代才加入教團的永眠者,我曾經最大的遺憾便是未能親眼見證教團在心靈網絡中從零塑造一個世界的一幕,”他側過頭,忍不住說著自己此刻心中的感慨,“現在我沒有遺憾了——我們正在親眼見證歷史,一個注定會改變世界的東西,它正在這里誕生。”

    溫蒂露出微微的笑意,嗓音輕柔:“希望域外游蕩者會對我們的工作感到滿意。”

    “祂會滿意的,”尤里語氣輕快地說道,“過幾天祂就會來驗收這一切,希望到那時候祂會告訴我們這個‘敘事者神經網絡’中的‘敘事者’到底代表什么……”

    溫蒂的微笑僵硬了那么一瞬間。

    她下意識地摸摸后脖頸,突然感覺脖子后面又有點疼了……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最新重庆时时彩预测 湖北快3统计图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布 网赚培训 快赢481走势图60期 大地棋牌官方推荐下载站 河内5分彩开奖图片 热血羽毛球 爱台湾打麻将单机 英超视频直播 网上棋牌50 微乐贵阳麻将开挂下载安装 老快3和值奖金计算表 3d字谜天中图库 广西福彩24选7走势图 最好的东京热在线